肺炎疫情:有情绪健康问题的年轻人如何照顾自己

一项调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于已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年轻人来说,是有重大影响的。除了对身体健康的担忧之外,日常程序被打乱,学校关闭和考试取消等等全都是相关因素。

对于即将要独立的青少年来说,失去自由可以是非常令人难受的。丽吉娅(Ligia)和她的家人从3月18日起开始自我隔离,因为她母亲已经是怀孕后期。作为一个总是在外面见朋友和工作的人,她觉得和四个人一起困在公寓里,是很大的挑战。

“自从开始隔离之后,我的焦虑感真的上升了,”丽吉娅说,“它经常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就来了。我觉得呼吸困难,很难集中精神。就是一种七零八落的感觉。”

最大的打击是英国政府宣布取消她一直在复习准备的A-level考试(普通教育高级证书考试,这是英国学生进入大学前的主要测试)。

“听着真的很难受。我哭了,它对我影响很大,”她说,“就好像是我一直在准备一场马拉松,我站在起跑线上了,他们倒数3、2、1——然后他们告诉你说,比赛不跑了。”

从丽吉娅记事起,学校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她说,无法“正式地结束这一章节”是很难受的。

“我不能出去玩来转移注意力,我天天都在复习。”

当这种复习的成果可能永远得不到验证的时候,是很难保持动力的,不过丽吉娅找到了改善精神健康的方法。

“我早上收拾好床铺,让自己不会又一头扎回去。我试着均匀调节自己的呼吸,听很多深层放松的音乐,”她说。

“与此同时,我通过上网学习各种古怪技能来保持忙碌——自学一些让我觉得‘好,我可以自己搞定这个’的事情。”

21岁的娜奥米(Naomi)是来自卡迪夫的心理学系毕业班学生,她说自己的焦虑感在新冠疫情之下严重上升。她的毕业考试取消,而课堂和测验虽然转到了线上,但是日常程序被打乱和评分的不确定性,影响到了她。

她原本用来管理自己焦虑情绪的事情,比如做义工,比如严格要求自己定期外出活动等,这些都做不了了,于是她必须找新的应对策略。

娜奥米发现,写日志会有帮助。她用这样的提示:什么事情令我有这种感受?我今天感恩的是什么?“那些问题指引我去想我这一天做了什么,什么是正面的,还有写下我正在担忧的事情,”她说。

娜奥米发现,写日志会有帮助。

另一件积极的事情是,新冠疫情危机成就了一种很强的社群意识。“我们在共同经历这一切,知道外面有人理解这种担忧,这挺好的,”她说。同时,她也会担心那些像她一样有长期精神健康问题的人,可能会被遗忘。

由(英国慈善机构)YourMinds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正对那些已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年轻人产生着深刻的影响。报告指,虽然他们理解应对病毒所需要采取的措施,但是这不会令这种影响变轻。很多参与调查的人都反馈说焦虑感上升,睡眠受影响,惊恐发作或者更频繁地出现伤害自己的倾向。

该慈善机构称,从事年轻人精神健康领域工作的专业人士在继续尽可能地提供协助。“他们做了很多努力去与年轻人联系,哪怕现在面对面的接触通常都受到限制,而远程协助又常常很困难”,YourMinds的首席执行官艾玛·托马斯(Emma Thomas)说。

“我们承认各方正在做出巨大努力的同时,我们还需要找到方法去帮助那些失去支持的年轻人——不仅是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也失去了很多原有的应对机制,包括与朋友联系,或者一些帮助他们调节自己状态的习惯。我们还知道,很多过去可能不需要精神健康协助的年轻人,将来可能也需要。”

另一家意识到新冠疫情带来改变的机构是“Shout”,这是一家为身处危机中的人们而设的24小时文字讯息服务机构。过去这一星期,联络他们的人数持续稳定地上升,在3月29日达到高峰,超过1000人。

发短讯来救助的人当中大约70%是25岁以下,而在那个年轻段当中,他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关于新冠病毒的话题,目前每天大约有25%的对话内容是关于这个。另一方面,他们还看到关于焦虑感的话题上升,而有关新冠病毒的话题涉及焦虑的比率(60%)比一般话题高将近一倍。

“就是焦虑、焦虑、焦虑”,“Shout”的一名危机处理义工艾米(Amy)说,“大致的主题就是觉得失去控制。”

艾米说,处在危机中的人们可能会觉得连接电话都很难,所以发短讯可能会容易一些。在她的对话中,她的目标是降低危机,然后再决定下一步。很多来讯者都因为日常习惯的失序而痛苦,所以她一直在帮助他们找到新的习惯。

“没有了日常规律,我知道很多坏习惯和负面想法就会出现,”艾米说。她自己也曾遇到过精神健康问题。

其中一名来讯者很烦恼,因为西区剧院关闭,他们不能再和朋友聚在一起看演出。他们想出的办法是用他们所有的门票来做成剪贴本,写下他们的回忆。

自从封锁令之后,18岁来自伦敦北区的约翰就觉得很难从他的抑郁症当中转移出来。自从他在学校工作的母亲怀疑患上新冠病毒疾病之后,他一家人从3月15日就开始自我隔离。

被迫留在室内对约翰的精神健康造成了负面影响。

“通常,如果我感觉很糟糕,我就会去坐一下巴士,清空一下自己的脑子,”他说。

“我会随便选一个号的巴士,然后坐完全程。可是我现在不能这样做了。我被困在自己的一个精神循环里,我感觉特别低落。我没有之前那样轻易地能走出来了。”

由于抑郁,约翰停了半个学期的课,本来已经决定要重读13年级。他的学校暂时关闭实际上帮了他,因为所有的教学资源都能够在线上使用——而他更喜欢这种学习方式,而不是在课室里。

然而,由于封锁令,他还不能去见他新的成年咨询师,这令他担忧。“我不想感觉比现在更加糟糕,”他说。

尽管他是“比较喜欢熬夜”,但他还是尽可能多地离开卧室,好让自己能够睡得好一些。

“如果你在卧室里一直在想事情,一直在忙,当你最后想去睡觉的时候,你就会一直困在那些思想当中。可以的话,试着走去客厅,或者花园。我觉得这对我有帮助。”

这星期早些时候,13岁的克洛伊(Chloe)收拾房间到半夜,就是想一直忙着。

“她一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会比较沉在里面,”她的母亲朱丽·康布里奇(Julie Cambridge)。这家人很小心地自我隔离,因为朱丽照顾她成年的女儿和孙子女,他们就住在离他们布莱克斯顿的宅子几家之外的地方,她不能冒生病的风险。

克洛伊是她最小的女儿,患有ADHD(专注力失调及过度活跃症)和焦虑症,而自从学校关闭之后,她就一直在“爬墙”,朱丽说。她很好动,很爱交朋友,通常都是会在外面跑,和朋友玩。

“现在我觉得很无聊,很懒惰,”克洛伊说,“我想出去,因为我感觉自己有幽闭恐惧了。”

她听音乐,在社交媒体上与朋友保持联系,通过谷歌教室(Google Classroom)做功课。然而,她的焦虑却变严重了,人也很情绪化。“我很容易就烦躁,而我很可能还会给你脸色看,”她说。

相比之下,朱丽16岁的女儿婕德(Jade)则从来不是出去玩的那个人。“从小学起,她就每天放学就回家做功课,”朱丽说。

当婕德的GCSE(普通中等教育会考)取消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垮了”。“我很生气,说实话,我压力非常大,”婕德说,“我为这些考试花费了很大的努力,让自己做足了准备。现在我们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

她仍然在学习,但是她承认,已经失去了很多动力,而这已经影响到她的精神健康。“我对一切事情都很有压力,它肯定在影响我的心情。我会变得非常低落,离所有人都很远。”

婕德想上大学读生物医学。她预计自己的分数会不错,但是她期望自己能做得更好;研究显示,来自低收背景家庭的大学申请者过低预计自己成绩的可能性比高收背景的学生要大得多。

“在这里,每个人都孩子期望很低。一个人凭自己的实力有所成就,在这里不是标配,”朱丽说。她也不知道,这在未来将对婕德造成怎样的影响。

“我在担心,他们会成为‘新冠一代’,就是没有参加考试的那一批人——人们会因为他们没有坐下来考那一次试而对他们另眼相看吗?”

“他们错失的,是那种成就感。”

东伦敦的儿童及青春期咨询机构心理医生汉斯佩特·多内尔(Hanspeter Dorner)说,考试和毕业是一种仪式和里程碑,在年轻人的成长当中是重要的。“错过这些里程碑可能会造成不利影响,但是,你或许可以在稍后的时间里重新制造这样的仪式。”

这正是娜奥米和她的大学同学做的事情——他们还在计划,在未来某个日子办一个心理学系舞会。

“我们可能安排在我们实际毕业的同一个时间,让我们还是可以去庆祝,”她说,“这是标志着一件事情完结的一种方式,我们还有机会这样做,真的很重要。”

在家工作把你逼疯?BBC教你解压瑜伽招式。

关于在家如何照顾你的精神健康,我们给你这些提示:

确保安全,保持联系:自我隔离不等于是切断所有联系。事实上,与那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保持联系,说说,听听,互相分享故事和建议,在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关注那些令你感觉良好的事物:吃健康的食物,通过出去散步或者运动来让自己动一下,都能够帮助我们感觉良好。关注那些窗外或者散步时在附近看到的美景,花点时间去与见到的人打招呼。

短暂地从资讯中抽身休息: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上源源不断的资讯更新有可能令人不堪重负。选一个信得过的消息源,然后每天去看一次就好。

分享你的感受:与爱的人和朋友聊天。聊天能有效改善我们的情绪,并且在艰难的时候,真的能够帮助我们感觉更积极。

保持运动:每天找个方法动一下你的身体和你的心情。去散步、跑步或者骑车也是可以的,只要你能避免与其他人接触。

保持一种规律:这听起来很老套,但是它会帮助你度过每一天。在相同的时间睡觉和起床,按时进食,换衣服,呼吸新鲜空气,与同事和朋友定个视像聊天的时间,做你的那些琐事。找点时间做开心的事!

找方法放松和转移注意力:找一些可以帮助你深呼吸的方法,将你的担心放在一边,或者专注于“充电”的时刻,这会很有帮助。看电影、电视节目或者听音乐来分散注意力,这会帮助你为各种事情找到合适的语境,并且缓解焦虑。

资讯来源:慈善机构Shout的心理医生莎拉·肯德里克(Sarah Kendrick)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