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国民待遇”忧虑下的中国绿卡之争

1Getty Images

中国司法部近日发布《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各种讨论。

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中国登记在册的外籍人员超过59万。中国当局推出政策试图规范外国人在中国境内永久居留管理,但学者指出,条例凸显了人口、户籍、民族三大政策的不合理性,成为民众怨恨的宣泄口。

条例规定了什么?

Models walk the runway with designer Karl Lagerfeld's Fall/Winter 2007 collection at the Fendi Great Wall of China fashion show taking place on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itself, on October 19, 2007Getty Images 在中国长城上走秀的国际模特

中国司法部2月27日公布的征求意见稿主要对外国人申请、主管单位审批永久居留资格做出了详细规定,征求意见截至3月27日。

根据条例的内容,外国人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领域取得国际公认杰出成就的外国人可以申请永久居民资格。

中国重点发展的行业、区域引进并经主管部门推荐的急需紧缺人才、国家重点建设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引进并推荐的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员以上职称的学术科研人员等“因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引进的外国人”也可以申请。

对于在中国境内工作的外国人,如果学历、居留时间、工资性年收入达到一定标准,且纳税记录和信用记录良好的,也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

条例中还规定,外国人可以通过投资或家庭团聚需要申请永久居留。

中国绿卡门槛降低?

中国永久居留制度最早可追溯到1985年,中国媒体《南方周末》报道称,当年实施的《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首次提到“永久居留”,而制度真正建立是2004年出台的《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其中厘清了移民申请的条件和程序等,“标志中国绿卡制度正式实施”。

不过获得中国绿卡人数不多。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编撰的《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5)》指出,2004年至2013年,只有7356人获得中国绿卡。

2Getty Images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日前撰文指出,与2004年的《办法》相比较,2020年《条例》明显降低了中国绿卡门槛。

任泽平称,新条例新增了杰出成就申请永居;在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方面大幅放宽任职单位和申请人条件限制;在投资申请方面,一般门槛从2004年的200万美元降至2020年的1000万人民币,且不再有三年限制;新增普通工作申请,普通外国人如符合学历、居留年限和收入要求,可申请永居。

但全球化智库(CCG)人才研究总监李庆认为,“门槛降低”的说法并不准确。

“我觉得是选才的范围扩充了,能够有更多的人可以参与申请,但能不能获批这个条例里面并没有明确说明,”他对BBC中文指出,新条例在这方面仍然比较模糊。

反对声

新条例草案一出,遭到中国网友几乎一边倒的批评。中国司法部征求意见的微博下有超过7万条评论,但目前已经遭到审查,无法再发表新的评论。

许多网友并不乐见其他种族到中国定居。他们认为,中国大地上应该只有“炎黄子孙”,引入一些移民可能会扰乱社会治安。还有网友质疑,中国劳动力不足为何不进一步放开“计划生育”政策,降低门槛吸纳移民是本末倒置。

有网友认为,中国当局推出政策并没有充分咨询民众,“不是绝对反不反对的问题,而是这个问题这个法案需要非常非常慎重,包括它支持的范围以及如果引进这些怎么安排会不会特殊对待,万一有人为了得到这个恶意的结婚或者通过某些渠道获得怎么办,门槛太低,以及适用法律政策,对原居民资源影响各方面不会是简简单单解决得了,起码需要提案讨论更规范。”微博网友“迦南伽罗”说。

上海法律学者张雪忠反对这项条例。他认为,制定影响到广泛大众的政策,若不遵循起码的民主程序,会引发严重的后果。

非洲人在中国:他们如何看自己的经历?

“我自己并不是从种族主义或者是民族主义的立场来反对永居条例,但持这种观点的人也是中国国民,也有表达的权利,”张雪忠说,“一项这样的政策需要经过充分的讨论和参与才行。如果说很多人都是这个想法,我觉得就应该推迟,不能强行去推进,否则未来会引发更加激烈的民族、文化和种族的冲突。”

“当一个国家排外情绪的人达到了一定数量,你没有给他选票来表达,他未来就可能会用暴力来表达,这非常危险,”他说。

担忧“超国民待遇”

新条例让不少人回忆起了以往外国人在中国获得的特别优待。

经常被提起的是武汉警方为一名日本人找单车的故事。2012年2月,准备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河源启一郎在武汉丢失自行车,不到三天武汉警方就为他找回了车。

除此之外,中国大量寒门学子因经济问题辍学时,当局对外国留学生给予资助也让大众感到不公。

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学者黄文政认为,条例引发巨大的反对声浪凸显了中国人口、户籍和民族三大政策的不合理之处,从而成为民众不满的宣泄口。

3Getty Images

他对BBC中文指出,民众不满主要有三点原因:计划生育阻止了大量本民族婴儿出生,现在却放开外国人居留,让普通民众情感上难以接受。第二,一个普通河北人在北京工作30年,也难以取得北京户口,如果一个国外留学生通过新条例得到相应的权益和福利,民众无法接受。另外,以往中国当局对一些少数民族的优待已经让一些汉族人不满,民众以过往事例为鉴,担心若新条例通过,当局更加会对外国人实行“超国民待遇”。

黄文政认为,中国确实需要一部条例规范外国人居留,适当引入一些高技术移民对国家也有好处,不过这次新条例将中国各种各样权利不平等现象凸显了出来,引起民意反弹。

全球化智库(CCG)人才研究总监李庆则指出,新条例扩充了政府选才的范畴,不过里面提到的如积分管理制度的操作和执行标准需要更加细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