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致命有那些的颜色?

历史上致命有那些的颜色?的头图

为了装饰生活空间,绘制多彩的世界,人们制造了许多颜料,有的天然无害,有的色彩艳丽却杀人于无形,让我们来看看那些致命的颜色。

引起铅中毒的白色、红色和黄色

2500年前,人类合成了一种明亮的白色颜料——铅白,这是人类最早生产的合成色素之一。

铅白可以说是历史上画家们最爱的颜色之一,20世纪之前,它是欧洲画家的画架上唯一的白色颜料。然而它却是一种致命的颜料,其中的铅是有毒重金属,不小心吸入、吃下或者接触都可能引发铅中毒。中毒者通常会出现脸色苍白、头痛、腹痛、关节和肌肉疼痛以及高血压的症状,甚至还会出现肾脏损伤和昏迷等情况,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到了20世纪,一种新的、无毒的白色颜料——钛白色被制造出来,但是铅白色看起来更温暖、柔和,非常适合用于画人的皮肤,因此即使画家们知道它有毒,也不舍得弃用它。

而在古代,人们对铅的毒性一无所知,色彩柔和的铅白便被用来制作具有美白效果的化妆品,它可以让人的皮肤看起来白皙细腻,因此受到爱美人士的青睐。据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就是这种化妆品的粉丝。可想而知,像伊丽莎白一世这样长期使用铅白化妆品的人,尽管人前皮肤细腻光洁,但是私下却要承受着铅中毒带来的痛苦。

除了铅白,铅红也是一种含铅的颜料,它呈鲜红色或者橙色。据记载,在汉代,中国就已经开始生产合成铅红了。这种颜料常常被用来为壁画着色,它的身影也常出现在彩绘手稿中。和铅白一样,铅红还有一个“副业”——入药。在中国传统医学中,铅红被用于治疗藓和溃疡。而在墨西哥民间,这种物质被用来治疗肠胃疾病。但是这些加入铅红的药物危险性极大,把握不好剂量可能就会使人中毒。

仅是铅就能引起严重的中毒,古人却将铅与另一种剧毒金属锑结合,合成一种黄色颜料——那不勒斯黄。这种颜料最早被用来为玻璃制品和陶器上色,涂上这种颜料的器物颜色透亮、润泽,深受古埃及人和美索不达米亚(今伊拉克一带)人的喜爱。而在18到19世纪,这种颜料大受风景画家的欢迎,一度成为画家们最常使用的黄色颜料。然而,铅与锑两种有毒物质的结合使这种颜料毒性很大,经常接触这种颜料的人会出现严重中毒症状。

人们很早就发现,加入铅的颜料更明亮、润泽,但是人们却不知道铅对人体的危害,因此含铅颜料大受欢迎,而长期使用这类颜料的画家和手工艺者免不了遭受铅中毒的摧残。据说,20世纪以前,许多画家的身上会莫名出现疼痛,这可能就是铅中毒的症状。

含有毒汞的红色

汞是一种致命的元素,公元前8千到公元前7千年前,人们就开始使用一种含汞的颜料——朱砂(主要成分是硫化汞)。汞以三种形式存在:元素汞、有机汞和无机汞,朱砂中的汞是无机的,是三种汞中危险性最低的一种,但是它仍是有毒的。朱砂中的汞可以通过呼吸道、皮肤接触和摄入进入人体并引发中毒。成年人的汞中毒主要表现为肌肉无力、协调性差、语言和听力障碍,而婴幼儿汞中毒会影响语言能力的发展,还会导致认知和视觉空间意识障碍。开采朱砂的危险性极大,在矿井中的矿工很容易汞中毒,因此在古罗马,开采的矿工都是囚犯,而被派去挖朱砂矿石其实就等于判了死刑。

尽管朱砂有毒性,但是不管是在古代中国、古罗马,还是玛雅帝国中,它都是一种又贵又有地位的颜料,能使用它的人非富即贵。而作为颜料,很少有因使用朱砂而中毒的记录,但是却有许多关于食用朱砂而中毒的案例。在古代中国,炼丹师认为,朱砂是炼制丹药的好材料;医生认为,朱砂有治病的功效,能安神。于是含汞的朱砂出现在了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功效的丹药中,也出现在了治病救人的药方里。然而长期食用朱砂最终会使人中毒。据说,乾隆皇帝的孝仪纯皇后,也就是清宫剧中的常客令妃,就是因长期食用添加了朱砂的安神药中毒而死的。

除了摄入,长期接触朱砂也可能导致汞中毒。爱美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不仅用铅制成的化妆品来美白,还使用朱砂制成的唇彩来让嘴唇红润。而代价是,汞不仅从嘴唇的皮肤,也从口中进入她的身体,导致中毒。据记载,伊丽莎白一世在生命的尽头就出现了记忆力减退、烦躁不安等汞中毒的症状。

绿色杀人砷颜料

1775年,瑞典化学家卡尔·威廉·舍勒在加热过的碳酸钠中加入氧化亚砷,获得亚砷酸钠溶液,最后加入硫酸铜,得到了一种含砷的亮绿色颜料,这就是舍勒绿。

与之前由绿辉石和孔雀石制成的绿色颜料相比,舍勒绿更明亮,更像树叶的真实颜色,更不容易脱落,而且生产成本低,价格更便宜,因此它很快就替代了原来的绿色颜料。不久,一种更鲜亮的绿色——翡翠绿颜料被发明出来,它和舍勒绿一样,也含有砷。

砷元素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砷和它的可溶性化合物都有毒。摄入和接触砷都可能引发中毒。急性的中毒主要表现为急性胃肠炎和神经系统异常等症状,严重者则会烦躁不安、四肢肌肉痉挛、昏迷、呼吸中枢麻痹等。而慢性中毒则表现为神经衰弱、皮肤溃烂、肾功能衰竭等。

然而,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舍勒绿和翡翠绿中的砷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因此这些诱人的绿色颜料一经发明,就受到人们的追捧。19世纪时,这些绿色颜料不仅被画家用来作画,还被用于绘制壁纸、染制衣物、给玩具上色、制作蜡烛,甚至还用来制作绿色的糖果。砷中毒现象似乎很常见,据当时的一些报刊的报道:一些住在明亮的绿色房间里的孩子日渐消瘦;喜爱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士整日昏昏沉沉,等等。

最有名的可能死于砷中毒的人则是法国的拿破仑。1815年,滑铁卢战役失败后,拿破仑被流放到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据说当时他住的就是一个贴满绿色墙纸的房间,墙纸上的绿色就来自含砷的颜料。而拿破仑死后,人们对他的头发进行了检测,从中检测到大量的砷,于是人们怀疑,拿破仑正是因绿色壁纸而导致砷中毒死亡。

铀橙:放射性色素

人类最早使用铀的天然氧化物可追溯到公元79年以前,当时氧化铀是被用来给陶瓷上黄色的彩釉。而人工合成的铀橙是20世纪的产物,这也是一种含铀的橙红色陶器釉料。1936年,铀橙被用于制作一种名为嘉年华的釉面陶瓷餐具。最初的嘉年华有五种颜色——橙红色、蓝色、绿色、象牙色和黄色,其中橙红色最受欢迎,而要获得这种鲜艳的橙红色釉料,则需要加入氧化铀。

铀是重要的天然放射性元素,也是最重要的核燃料。铀在自然条件下存在于土壤、岩石和水中,因此我们平时也会接触到铀,研究显示,土豆、芜菁等食物中富含铀。不过不必担心,我们每天通过食物摄入的铀量很少,据估计,每个人每天平均只摄入0.07到1.1微克的铀,而其中95%到99%很快会随粪便排出体外,只有极少量的铀会在人体特定部位停留几个月到几年的时间,不会危害人体健康。

当然,如果铀摄入过量就会危及生命,铀主要攻击人的肾脏,人一次摄入25毫克的铀,就能造成身体损伤,摄入50毫克的铀则会导致肾衰竭甚至死亡。而每一个嘉年华餐具的釉料有14%为铀,因此长期用这些餐具用餐,也可能会摄入过多的铀,而影响身体健康。

除了摄入,长期接触也可能会受到铀辐射影响。有人曾估算,如果一个人每天每顿饭都使用这些餐具,那么他与餐具接触的手部,以及离餐具较近的脸部、胸部每年受到的辐射大约为12毫希,而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提出,每人每年可接受的辐射剂量限值为2.4毫希。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含铀的餐具价格昂贵,人们通常只在节庆时使用。而到了二战期间,铀被用来制造核武器,这种物质被限制使用,因此这种餐具后来不再生产。

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对许多化学物质的性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让我们能在安全的范围内有效利用各种物质,比如在使用以上这些有毒的颜料时,我们需要做好防护,保证自身的安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