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动物,从上古时期与人类相爱至今

来源:科学大院

说到那些上古时期的动物,似乎都和“凶猛”二字脱不开干系。 

无论是造型摇滚的猛犸象:  

猛犸象复原图  来源:化石网猛犸象复原图  来源:化石网

还是“肌肉型男”剑齿虎: 

剑齿虎复原图  来源:搜狗百科剑齿虎复原图  来源:搜狗百科

或者披毛犀,都给人以强悍和凶猛的印象。 

同一化石坑埋藏的两具披毛犀全身骨骼化石 来源:内蒙古博物院同一化石坑埋藏的两具披毛犀全身骨骼化石 来源:内蒙古博物院

但你能想象吗?有一种上古物种,跟已经灭绝的猛犸象、剑齿虎与霸王龙不同,它们深深融入早期人类生活,经过3万年的进化活到了现在,而且分化成了350多个品种[1]。 

它们就是狗。 

Part.1

万年情谊的起源 

很多人把狗当成亲人,真正的同吃同住甚至同葬的那种亲人,这是完全正常的。请先不要笑话这些人太感情用事哦!实际上他们有复古之风。早在新石器时代,人类墓葬中就出现了狗的骨骸[2]。1万年前的河北徐水南庄头遗址,以及稍晚一些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址都看到了人狗同葬的情况[2]。 

狗有狼貌,却近人心,它们深深融入早期人类的生活,共同组建了命运共同体。人类学家怎么解释亲属关系(kinship)的?最经典的建构理论说了,在同一片土地上同吃同住同呼吸共命运,那就有“亲情”[3]。 

举个“栗子”:新几内亚人相信,同一片土地上出生的人,身上带有大地赐予的“kopong”,彼此之间有天然的“亲属关系”。即使是移民的后代,因为从一出生就分享了大地的“kopong”,所以跟当地人的后代也有天然的“亲属关系”[3]。可以想象,那些徘徊在人类营地的灰狼就是进入人类社会的“第一代移民”,它们的后代在人类搭帐篷支锅埋葬祖先的土地上出生,当然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 

人类学教授Grovef Krantz和他的爱犬 图片来源:文献来源[6]人类学教授Grovef Krantz和他的爱犬 图片来源:文献来源[6]

时至今日,这种规律依然存在。 

跟大家分享两个让人感动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阿拉斯加小镇忽然来了一头野狼,跟着一条拉布拉多犬来的,它到来后就不走了,而是像狗一样跟小镇居民愉快相处起来。当地人Nick给这头狼拍照,并给它取名为Romeo,它在小镇上整整生活了6年。死后,小镇为它建纪念馆,深深怀念它[4,5]。 

第二个故事,人类学教授Grovef Krantz患胰腺癌死前,安排人把自己的骨架和已死去29年的爱尔兰狼犬的骨架一起拥抱着,放在华盛顿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展览[6]。 

人类与狗,死了都要在一起! 

Part.2

活着就要一起快乐 

350多种狗,每一种跟人类的关系都亲。在这张狗家族进化树上,160多种狗在遗传上分得清清楚楚,有可以看家护院的斗牛獒犬,有可以拉雪橇的阿拉斯加雪撬犬,有可以为人类放羊的苏格兰牧羊犬,还有非常非常适合陪伴病人或孩子的德国牧羊犬等等[1]。 

狗狗的遗传进化树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狗狗的遗传进化树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看壁画!古生物学家在1.5万年前的两个沙特岩洞里发现两组画面,居然分别画了156、193条狗!其中一个品种神似现如今的迦南犬[7]。有意思的是,这些狗好像在跟着主人一起狩猎,很多狗的脖子上还描绘有狗绳,这应该是人类发现的“史上最早的狗绳”了[7]! 

“有狗同行,今天的猎获应该会很丰厚吧!”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7]“有狗同行,今天的猎获应该会很丰厚吧!”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7]

当然,现代人类大多数不会牵狗打猎了,而是遛狗散步。

最近,英国利物浦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养狗的人身体比普通人更健康,体型也更好看。原来,既然养狗就要遛狗,于是养狗的人每周运动时间是推荐值的4倍之多[8]! 

更重要的是,养狗的家庭成员会集体受益,毕竟一狗在家,人人都可以遛它嘛!这很有意思!一万多年前的人类,牵着狗绳一起狩猎,给身上增加肌肉,现代人类牵着狗绳一起运动,去掉腰间的赘肉。 

千年万年,始终有狗陪伴。 

和狗子来一个林间狂奔吧  来源:pixabay和狗子来一个林间狂奔吧  来源:pixabay

其实,人们早就发现养狗与降低心血管患病与死亡风险相关[9]。 

涉及343万瑞典人的数据表明,独居但是养狗的老人比独居但没养狗的死亡风险低33%、心脏病风险低11%[9]。养了狗,让老人每天比对照组多走2760步,折合多运动了23分钟[10]!然而,这还不止保证运动量那么简单,养狗的人精神健康也有保障。 

狗能让我们快乐。 

数万年间,人类与狗的催产素分泌系统是协同演化的,所以当你跟狗狗脉脉含情的对视一会后,你们的体内都会大量合成催产素,这是一种让人感觉温暖的激素哦!而且在对视后的狗狗尿液里,可以检测到高水平的催产素[11]。 

养狗让人收获幸福,那些一开始反对养狗,但真养了又抱着不撒手的例子不罕见吧!不敢爱,爱上了又完全停不下来。呵呵,人类…… 

和狗狗对视,让快乐的催产素分泌得更澎湃一些吧 来源:pixabay和狗狗对视,让快乐的催产素分泌得更澎湃一些吧 来源:pixabay

Part.3

一天好心情,从遛狗开始 

不开心与炎症反应相关,开心与免疫系统健康相关[12]。“丧”是精神上的炎症反应,快乐就是比较好的“消炎药”。 

但如何保持愉悦的心情?生存环境很重要。 

人类在狩猎-采集社会就面临融入集体的问题,我们需要审时度势、察言观色、谨言慎行,好辛苦。在演化中,我们的身体学会了这一切,一项研究发现6-8个月大的婴儿就能从声音中辨别他人的情绪、关系亲疏远近[13]。再大一点,我们就学会了假笑,在眼轮匝肌不动的情况下,强行调动面部肌肉,挤出“社交性微笑”[13]。但是,如果这些进化而来的融入集体的“适应器”都失灵了会怎样呢? 

那么,就会很容易在一群人中间,“深深感觉到一个人的孤单”。这是不利于健康的。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遗传变异可以解释神经质人群中35%的“孤独症”,后者与心血管病、肥胖、糖尿病、早死相关[14]。幸运的是,要想摆脱这种极端的社交恐惧症,一来可以要慢慢练习融入式社交技能,二来可以自我选择环境,既不是一个圈的,何必硬融! 

经典假笑动图,gif 图片来源:网络经典假笑动图,gif 图片来源:网络

但跟狗相处就不太会有这类“社交难题”,你不需要假笑,也不需要故作坚强,更无需心理设防。 

有一句话说,跟人相处的时间越久,我就越喜欢狗,这也是有道理的。 

一方面,习惯了以人类为中心,你高兴它就高兴,你难过它就难过,不管这些情绪是通过声音还是通过表情甚至气味呈现出来的[15]。比如,仅仅看到人类的笑脸照片,边境牧羊犬的大脑就有强烈反应,而闻到刚看完恐怖片主人的衣服,狗的心跳加快,同时更多的去寻求主人抚慰,好像它感知到了主人汗液中的“恐惧与压力”[15,16]。 

另一方面,狗的6号染色体发生了2个基因变异(GTF2I、GTF2IRD1),让狗变得乐于亲近人类,一见你就“笑”。不过,如果人类儿童携带了GTF2I的变异,就会患威廉综合征,他们过分热情,会冷不丁拥抱其他人,给他人带去困扰,同时因为很容易受到冷落(这是肯定的)而倍感孤独、伤心[17]。 

此外,人类喜欢狗还因为狗的表情很丰富,它们在与人对视时通过表情与人类沟通,能唤起人类的移情效应,俘获敏感而脆弱的心灵[16]。可以说,在它们这里,你收获的不止是跨物种的友谊或亲情,更是一种健康和自由。 

人类与狗对悲伤、积极情绪强烈响应的区域是类似的。 图片来源:Voice-Sensitive Regions in the Dog and Human Brain Are Revealed by Comparative FMRI人类与狗对悲伤、积极情绪强烈响应的区域是类似的。 图片来源:Voice-Sensitive Regions in the Dog and Human Brain Are Revealed by Comparative FMRI

Part.4

狗狗的启发:善择诗意的栖居 

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比狩猎-采集社会的人类在物质上更充足,比农业文明社会的人类在人身上更自由,比工业社会兴起之初的人类在头脑上更清醒。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居住环境、工作、朋友,甚至亲人。这对我们自己的身心健康很重要。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社区灯光污染、交通主干道噪声污染、空气污染对健康是很不友好的[18,19]。比如即使进入睡眠,噪声也会让大脑处于不断的应激状态,最终心血管负荷较大[19]。比如,长期精神压力可反复激活心脏上的糖皮质激素受体,与心脏病风险上升显著相关[20]。再比如,生活在美国芝加哥暴力街区的孩子,第二天清晨尿液中的压力激素皮质醇水平较高,这和PTSD患者一样,对身心健康很不好(心脏病、癌症风险都相对较高)[21]。 

与人交往方面,人类的策略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进化心理学认为,人类最最本质的心理诉求有两条,一是与人为善,二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22]。一旦遇到背叛,人类倾向于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利益来惩罚对方。然而,“牺牲”总是让人不快的。很多时候,如果选择的环境不好,黑暗策略被迫太多了,人就会感觉到重重的负担感,即“情感疲劳”[22,23]。这时候,早点结束应酬回家,跟等待你回家的狗狗抱抱,应该会很暖暖的吧! 

人类需要情感支持,大部分时候来自于人类同伴。 但狗同样给予我们这些,我们也是狗狗们最大的精神支柱。 图片来源:Kennan Harvey Aurora Photos。人类需要情感支持,大部分时候来自于人类同伴。 但狗同样给予我们这些,我们也是狗狗们最大的精神支柱。 图片来源:Kennan Harvey Aurora Photos。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