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队员对戈贝尔很沮丧,戈贝尔和队友们的关系还能修复吗?

作者 / 王斯文

其实有的东西吧,你不能讲道理,得看结果。

如果道理好使,大人也不会看利弊了。

铁林讲话了,戈贝尔不应该受到这么多的批评;美国杨毅也说了,戈贝尔是个好人,只是做了蠢事。

其实都在理,对疫情一度不重视的运动员不只是戈贝尔自己,整个联盟都没太把疫情放在心上,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戈贝尔不当回事并不奇怪——倒是麦科勒姆的谨慎被拿来当作新闻。

戈贝尔的确不以情商见长——在一众知名大个儿里,小乔丹是典型的没头脑,戈贝尔就是著名的不高兴——触摸话筒这种傻事的确比大部分人都出格,到他刚把那双大手嘚嘚嗖嗖往话筒上杵的时候,美国媒体并没有把这当什么大事儿。

之所以现在看来每一步都有问题,除了戈贝尔的确轻视了疫情,对自己和队友都不负责之外,同样也在于,他不巧真的成了NBA第一个患者。

从这个结果往回看,他不以为然的处理方式,轻蔑的态度和堪称智障的抚摸,他和阿奴诺比不分胜负、但决生死的对喷,还有他在篮下和伊巴卡、伍德的每一个卡位接触,都是有问题的,似乎都最终可以归因到他的愚蠢和自大。

但如果,我是说如果,最早发现的患者不是他,或者他没传染给其他人,那我们可能也不能指摘他太多,最多用他触摸话筒的愚蠢和停赛在家触摸鼠标的尴尬做对比以当调侃嘲讽之用。

所以戈贝尔的大意、愚蠢和不负责任——这些都是他在这次事件里真实犯下的错误——并不是最终归罪于他的全部原因。

这些不当行为最多算是给戈贝尔刨了个坑,这样的坑在很多其他联盟成员面前其实都有。

是那三次呈现阳性的检测,这三个不可置否如噩梦般的结果,把戈贝尔最终踹进了坑里,并钉上棺材板,把戈贝尔彻底钉在了这次联盟大事件的耻辱柱上。

无论未来这些被波及的人走到历史的什么位置,戈贝尔都会在柱子上挂着。

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戈贝尔很无辜——事实上虽然在这次全球性灾难面前,戈贝尔也是受害者,但他的轻蔑自大和不负责任的确值得反省——我只是想说,戈贝尔受到的批评、怒火和沮丧,并不完全是他的行为造成的,最后不幸的结果也是重要原因,而这个结果,不是戈贝尔可以完全控制的。

他不能控制自己受感染,虽然他本有可能控制不传染别人,但就像我们之前说的,在那个大环境下,你不能要求过于自信的美国人…或法国人太多。

当然,这些所有的情绪都依然需要戈贝尔整个承担,但这也是我们所表达的核心思想——行为和结果是一体的,对于多数人来说,身处其中,就很难把行为和结果分开来看。

米切尔受到戈贝尔的影响,可能伤害未来的职业生涯;其他队友受戈贝尔的影响,可能伤害球队的未来并且担惊受怕;这些都是当事人,他们不太可能把戈贝尔的行为和结果分开评价。

被波及的愤怒和对戈贝尔的试图理解在一番激烈斗争后,负面的情绪占领了高地。

这种失望、沮丧甚至不满的情绪必然施加在一整个戈贝尔身上,而不会把戈贝尔玩弄话筒的手和他单纯略显幼稚的内心区分来看。

如果最终没有这个结果,那戈贝尔的行为可能也就过去了,但如今事情发生了,阳性了,这些情绪总不能怪到自己得抵抗力上。

这不符合人类进化趋利避害的逻辑。

所以这种沮丧情绪是行为和结果共同制造出来,也就需要行为和结果一起平复。

所谓好心办坏事,就是恶劣结果对良好行为的反噬,即使你知道对方是好心——戈贝尔只能算是粗心和无心——这事儿已经坏了,一般人也笑不出来,对方心是好的,可这气也只能往他身上撒一部分。

别管什么形式。

不排除有人分得开,但爵士诸君在戈贝尔道歉得当下依然感到沮丧,想必也和普罗大众一样,总是有一些情绪在的。

行为上:戈贝尔态度已经亮出来了,知错了,认怂了,道歉了,捐款了,能做的差不多都做了,以他素来不高兴的人设,应该也研究不出特效药来挽回局势。

当然这些行为没有不行,这是基础,做错了行为再恶劣,那就是何云伟曹云金的水准了。

结果上:如果所有人最后都平安,场上不影响竞技水准,场下不影响传宗接代,爵士能取得不低于预期的成绩,那这事还有的缓。

但凡其中有一条出了问题,那如今这份已经种下的情绪,就可能爆发出来。

或许在一段戈贝尔防不住威少字母歌,或许在一段米切尔疯狂打铁,或许在爵士再次输给同一个对手的一轮游,或许在某一次不起眼的更衣室沉默,或许在某次戈贝尔想击掌却看见缩回的手,或者像网上臆想出更极端的,爵士双子星从此刘泯然众人变成桑德斯和生涯前两年的富尔茨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可能爆发。

更关键的是,这个爆发不只是球队对戈贝尔的,以戈贝尔素来耿直的脾气,这个爆发很可能是双向的。

毕竟这些关于对他沮丧的报道,我们能看到,在家里没有话筒可摸的戈贝尔一样看得到。

更要命的是,这些结果需要时间验证,可引发这一系列问题的情绪随时可能终结这次验证的机会,如果爵士哪天交易了戈贝尔,这个情绪就很难再有解决的途径了。

只能等着很多年以后,大家冰释前嫌,既往不咎,相逢一笑泯恩仇,大大方方地握着对方手,证明时间是凌驾于一切行为和结果之上的良方。

那就不是好了,是算了。

所以大概就是这样了,这份沮丧情绪最终能不能消除,现在的主动权已经不在戈贝尔手里了——他在疫情开始的时候或许还走过一些提高警惕的主动权,可现在他什么也没了——甚至也不在米切尔手里,运动员左右不了疫情,即使他想原谅,也得是他继续打着全明星,进了季后赛才有心思去原谅。

真正要紧的就是疫情能不能得到控制和球队能不能回归正轨,有了这些,我们再来谈大度的问题。

搁在古代叫仓廪足而知礼节(这其实不是个多恰当的比喻)

放在NBA就是胜利可以掩盖一切。

所以等吧,除了等,没有什么是戈贝尔能做更多的了。

是以谓之,尽人事,听天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