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志平权 赢得了判决却难撼动法律

CENTRAL, HONG KONG - 2019/05/29: A same-sex advert from a Hong Kong airline company, Cathay Pacific latest promotional campaign seen in Central MTR Station.Getty Images 香港地铁站里的同性权益广告。

香港再有一起同志平权案件宣判。本月初(3月4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香港政府房屋委员会(房委会)拒绝一对已婚同性伴侣申请租住公共房屋,属违宪行为。败诉的港府房委会之前向BBC中文表示将研究判决书,以作出“适当跟进”,在法定期限内决定是否继续上诉。

推动香港同志权益的团体称,此判决是自去年港府高级入境事务主任梁镇罡申请公务员配偶福利最终胜诉定案的又一个重要判决。

平权团体对BBC中文称,这对在香港推动争取同性婚姻权益的行动会有所帮助。不过,港府现今对于修订同志权益的法律态度消极,导致同志权益需依赖个人或伴侣上法院诉讼,是劳民伤财。

目前香港并没有同性婚姻或伴侣结合法律,2019年,一对香港女同志伴侣“MK”争取同性婚姻或民事缔结合法化的司法覆核申请遭最高法院驳回,目前仍在上诉中。同时,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区议员岑子杰与其伴侣也向法院提案,争取同志婚姻权益。

公屋案:香港同志平权运动又一胜利

Same-sex couples attend an event to raise awareness of gay rights in Hong Kong on May 25, 2019, one day after Taiwan made history with Asia's first legal gay weddings.Getty Images 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后的第二天,一些同性伴侣在香港街头拍摄集体照。香港的同性恋立法仍然举步维艰,但相关司法个案的判决越来越多。

公屋案当事人尼克·恩分格(Nick Infinger)及其同性伴侣均为香港永久居民,两人在加拿大结婚。2018年向房委会申请入住出租公屋(相当于中国大陆之公租房、台湾的国宅),但房委会认定两人关系不符“夫妇”之定义,拒绝其申请。恩分格2018年而向法院申请司法覆核(台湾称违宪审查),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在2020年3月4日裁定,房委会之行为违法违宪,须优先重新审理司法覆核申请人之租住公屋申请。

恩分格在宣判后请律师发表声明,表示对判决表示欢迎,但认为此案背后凸显的只是港府众多歧视同志群体行为之一。

但推动香港同运多年、本身也是香港首位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的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告诉BBC中文,这是首例关乎香港低收入同性伴侣福祉的司法挑战,有其意义,此判决对保障经济弱势的香港同志十分重要。

但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批评此判决称,法官提到《基本法》第二十五条“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一表述“并非绝对”。

“应该因应当地的实际情况行使酌情权,反问如果同性伴侣也可获得平等权利,为何婚外情的人不行?”她说。

。Getty Images

香港同性婚姻露曙光?

根据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发表的调查,2017年过半受访者支持同性婚姻,比2013年38%的数字明显增长,另有78%的人认为同性伴侣应享有某些异性伴侣的福利。研究人员认为这显示香港对同志权益的看法愈来愈正面。

不过,陈志全告诉BBC中文,目前香港同性婚姻立法最大的阻碍在于政府。“因为,政府害怕主动做一些平权的工作,对修订保障香港同志权益十分消极不作为,导致本地同志个人或伴侣陆续前去法院同港府诉讼。”

一件又一件,一年又一年的与政府打官司,“演变成上诉人耗费大量时间心力与金钱,而港府也拿纳税人的钱与民众对簿公堂,没有经济支援的人很难耗费金钱跟心力去和政府打官司,劳民伤财。”陈志全补充。

譬如,2019年驳回MK案申请同性伴侣结合的的香港最高法院法官周家明,便于判词中提到港府应全面检讨有关事项,“否则相关的法例、政策会再次被指涉及歧视而受到挑战,亦会浪费了许多时间及成本。”周家明又指,“虽然《基本法》第37条只保障异性婚姻,但不等于条例禁止同性婚姻,立法机关仍可立法认可及允许同性婚姻。”

赵式芝(右一)是香港著名的同志平权活动人士。Gigi Chao 赵式芝(右一)是香港著名的同志平权活动人士。

香港“婚姻平权协会”(Hong Kong Marriage Equality )代表赵式芝说,每一个不同的法院判决胜利,对他们推动香港婚姻平权都有帮助。

她说,因为香港的平等机会委员会(简称平机会)2019年递给港府的报告显示,自港英时期至今累积下来有200多条的法令,对香港的同性恋权益有所不公平或不适用,因此这些判决可以佐证平机会的报告,继续敦促港府修订法令。

赵式芝告诉BBC中文,港府到现在并没有积极处理。“还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有勇气去提案修改法令,所以无奈的现实情况,是同性恋者个人去走法院途径。”

陈志全说,现在在香港进行司法诉讼的同性伴侣,多半要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先注册,再回港打官司。因此,对于没有经济能力到国外结婚的伴侣,并不容易求助司法。因此,他呼吁香港政府需制定一套给予香港同性伴侣民事结合的法案。

陈志全强调,现在运动团体推动的《反歧视条例》,就是一个已经延宕20多年的重要法案,是很关键的一步。

实际上,香港法律的判决,法官很大程度会参考之前的相关判决结果。“因此,如果MK申请同性伴侣结合的案子上诉胜利的话,那么接在后面的岑子杰案,比较有信心可以通过,体制内外都需要一步一步来。”陈志全解释。

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助理教授孙耀东之前也告诉BBC中文,香港同志相关的讨论,已由文化道德上是否认同同志,转移到从公众领域探讨同志权利应不应该受到保障,是较为实质性的讨论,一些有宗教背景的人也会认同同志要有一定的权利。

香港反对同志权益的团体Getty Images 香港反对同志权益的团体

香港性少数的困境

恩分格的代表律师代其发表书面评论说:“香港LGBTI群体(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人士及双性人群体)每天要面对诸多具歧视成分且违宪的政府政策,这次判决只是凸显了其中一例。还要多少次不利于政府的判决才能让政府停止依赖歧视政策,在香港引入(防止)歧视LGBTI立法?”

赵式芝说,按照十分之一的通常比例计算,现今香港约有70万的同性恋居民。虽然同志运动一直在缓步发展,但是同性恋在香港还是隐形的,对自己的权益不是太了解,在工作或是校园被霸凌的时候不懂得为自己发声,校园的性别平等或性教育也不够。

“这些对同性恋者的精神健康其实造成负面影响,所以唤起大众对于自身权益的意识十分重要。”赵式芝补充。

香港教育大学副教授郭勤告诉BBC中文,她观察到香港主流或者非主流媒体对于性少数社群的关注比以前多了,特别是关注少数之中的少数,例如跨性别社群等。

她认为原因首先是名人出柜(譬如赵式芝或何韵诗)的教育效果。其次,大部分大学的通识课程有许多机会邀请性少数社群的朋友和学生讲师互动交流,族群间互动有利增加知识和减少歧视或者偏见。此外,香港人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政治文化的转变和挑战,巿民对人权意识普遍比以前醒觉,比如说学生更能体会什么叫做公义和平等,对于处于弱势社群的理解更有体会更加包容。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