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

作者 / ChemX

我在高中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还特地问了一下我的生物老师,她说并不会,除非你家里养了几只史前大蚊子,而且全部都怼着你吸。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不信你看下图,我估计还没得上艾滋病,就被史前大蚊子榨取干净了!

恐怖的下图↓↓↓

史前大蚊子是一种长达 0.4 米(注意单位是米,不是厘米!)的远古巨型蚊子,这种蚊子看起来和大龙虾一样,不知道原始人会不会聚堆烤火撸大蚊子串,哈哈哈。也许可能是体型太大了,血不够吃,饿的灭绝了,日本科学家根据远古时代的化石制作了它的模型,现存东京博物馆。

虽然蚊子能吸血,但是要依靠几只蚊子来感染艾滋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蚊子虽然不能传播艾滋病,但是很多蚊子是疟疾、丝虫病、登革热、黄热病等传染病的传染源。每年约有 7 亿人(占全球人口的 10%)因为被蚊子叮咬传染各种疾病,并且其中每 17 人中就有 1 人死于被蚊子传染的各种疾病,相比艾滋病,蚊子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杀手!

蚊子对人类的影响甚至上升到了战争的层面,在越南战争期间,战争打得如火如荼时,热带丛林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疟疾,就是因为蚊子叮咬传染的,被感染的士兵持续高烧、头晕、呕吐、昏迷……直到死亡。不过好在美军还有氯喹这种药物勉强抗击疟疾(其实治疗效果很差,因为细菌产生了耐药性,现在治疗疟疾的还是我国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越军他们那里更不好受,连药物都没有,他们说他们不怕美帝的轰炸,只怕疟疾。

这种埃及伊蚊就是我们常见的花脚蚊子,在我国南方一带比较常见,我小时候(包括现在)就活在被它支配的恐惧下。

我们知道艾滋病的传播方式有三种、血液传播、性传播、母婴传播。很多人估计就知道这三个名词,但是呢,具体是如何传播的,估计还是一脸懵逼。

据美国 CDC 报告,即使是实验室环境,实验室中用于实验的比人体血液和体液浓度高得多的病毒,在干燥几小时后,活性下降百分之九十九。因此,除实验室环境外,含有 HIV 的离体血液造成感染几率几乎为零。HIV 不能在空气中、水中和食物中存活,在外界这些病毒会很快死亡,即使在含有 HIV 的血液和其它体液中。

艾滋病毒如果离开人体,就是一个小菜鸡,很容易挂掉,普通的消毒剂,热水,都能把它干掉,这个屠掉我们 3500 万人的恶魔,它也不过如此了。

一般我们碰到的蚊子,绝对不会是那种史前大蚊子,小蚊子吸入的量很少(1.8~2.5mg),而残留在口器里的血液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难以造成 HIV 病毒传播。蚊子在吸血过程中,可不是直接把口器扎进去的,这样很容易弄断人家吃饭的家伙!蚊子会找准皮肤纹理间薄弱的位置,然后插入口器的同时会释放一些毒素(甲酸、抗凝血剂、多肽等),方便让口器更加方便地扎入皮肤,而 HIV 病毒也能被这些物质杀死。蚊子肚子里消化血液的“胃酸”对 HIV 病毒也是一场灾难,而且蚊子在吸饱血后,也不急着去吸别人的,要等血消化完,在这等待的时间内,HIV 病毒也难扛过去。

如果你要更加清楚地知道这些问题,这就要谈到人类和艾滋病的斗智斗勇的历史。艾滋病(AIDS)全称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显而易见,就是说你原来的免疫系统是好的,后来由于感染了艾滋病毒(HIV),破坏你的免疫系统,让你产生各种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容易就 GG 了。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估计,自艾滋病病毒发现或流行以来,全球超过 7000 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其中 3500 万患者死于艾滋病病毒,造成的死亡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三倍多(一战死亡 1000 万人,二战死亡 7000 万人)。

人类和病毒的斗争确确实实就是一场无声的战争,病毒微小到我们肉眼压根无法看见,它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面对“无孔不入”的病毒,人类最好的方法就是科学的防御以及先进的医疗手段,当然更重要的是人文关怀、理性和乐观的精神,因为大多数时候,在灾难下的盲目、无知、惶恐、谣言是比病毒更可怕的瘟疫。

2016 年全球感染艾滋病毒且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有 3670 万人,其中有 2500 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毒或患上艾滋病,占比为 70%,有 1950 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正在接受治疗,占比为 53%。1985 年,我国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被发现之后,我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数量逐渐增加,如今艾滋病是我国甲乙类传染性病中的首号疾病!

那问题来了,艾滋病究竟是怎样感染到人类的呢?难道是史前超级大蚊子吗?

显然不是,人类真正进化来的时候,史前大蚊子早就灭绝了,连原始人也很难享受到烤火撸大蚊子串的生活。现在 HIV 的四种病株(M、N、O、P)都是来源于猩猩的,M\N 型来源于黑猩猩并且传播较广,后两者来自大猩猩,传播较少。至于 HIV 病毒是如何从猩猩传播到人的,有人说是人和猩猩做了难以描述的事情,当然大多数说法还是:猎人在捕杀黑猩猩的过程中,伤口直接和感染 HIV 病毒的黑猩猩接触,这种大量 HIV 血液直接接触伤口很容易造成 HIV 病毒感染。有些非洲部落甚至直接把黑猩猩的血注射到自己体内,或者把血涂抹到自己的伤口上,期许能获得黑猩猩强壮的体格和能量,直接造成血液传播。

无论是哪种说法,这种艾滋病毒最终是从猩猩那里传播到人身上了,并且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流行开来。艾滋病毒最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被美国发发现,并于 1986 年被命名为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

HIV 感染者是传染源,曾从血液、精液、阴道分泌液、乳汁等分离得 HIV.握手,拥抱,接吻,游泳,蚊虫叮咬,共用餐具,咳嗽或打喷嚏,日常接触等不会传播。

从发现到至今,艾滋病在全球至少肆虐了 35 年,在医疗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人类与艾滋病的抗争依旧是杯水车薪。从历史数据来看,从 1990 年到 2016 年,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数量逐年递增,从 1991 年的 890 万人左右增加到 2003 年的 3020 万人,也就是说,20 世纪 90 年代,全球艾滋病人口呈现了爆发式增长。但是从 2003 开始,最近十几年,全球艾滋病人口经历了一个相对缓慢的增长过程,人类和 HIV 病毒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

一般情况下,人体本身就有很强大的免疫能力,我们的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同时它也负责防护功能,皮肤就像是一道长城,把常见的病原体、细菌、病毒挡在我们身体外,此外我们体液中的一些细胞(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和树突细胞)也能起到防护作用,这两者就是我们常说的非特异性免疫,他们的免疫是普适性的,挡住所有对我们不利的东西。

一旦非特异性免解决不了问题,人体的免疫系统便开始了它们的特异性免疫作战!

这时候 BT 两员大将(B 细胞和 T 细胞)便开始了他们的炸弹秀!

特异性免疫系统使用体液免疫对付细胞外的敌人其中 B 细胞是急先锋,使用细胞免疫对付细胞内的敌人,T 细胞则是扛把子。

体液免疫的主要成员:巨噬细胞,噬中性粒细胞,树突细胞,CD4 T 细胞和 B 细胞。细胞免疫的主要成员:自然杀伤细胞,树突细胞,CD4 T 细胞和 CD8 T 细胞。

首先是体液免疫,这时候病毒还处于人的体液中,尚未入侵细胞,巨噬细胞将病毒大快朵颐地吃掉,并且吐出敌人的首级(病毒的抗原),然后树突细胞展示细菌的抗原给 B 细胞,在展示过程中,需要可以辨认该细菌抗原的 CD4 T 细胞给同样识别该抗原的 B 细胞提供第二个信号。在 CD4 T 细胞的刺激下,B 细胞成功激活,开始大量制造抗体,抗体可以直接杀灭病毒。

但是一旦病毒侵入细胞中了,这时候抗体只能在细胞外干哭,它也没有办法啊!这时候 T 细胞就登场了,开始它的细胞免疫秀。

当病毒进入细胞,就会改变细胞代谢过程,从而改变了细胞表面抗原的组分,这个改变激活自然杀伤细胞,直接杀死被感染细胞。然后树突细胞展示病毒的抗原给 CD8 T 细胞,很多病毒抗原可以直接激活辨认该病毒抗原的 CD8 T 细胞,还有一些病毒抗原需要树突细胞和 CD4 T 细胞的双重刺激来激活 CD8 T 细胞。激活的 CD8 T 细胞可以杀死携带该抗原的被感染细胞。

人类凭着非特异性免疫以及特应性免疫活蹦乱跳了好长时间,直到碰到了 HIV 病毒!

HIV 就是一位刺客,专门刺杀携带 CD4 分子的细胞,T4 淋巴细胞、单核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这三元大将都是 HIV 的刺杀对象,更不幸的是,这些细胞还承担着人体特异性免疫的作用。

HIV 的 Wanted 名单T4 淋巴细胞:赏金 1 万 HIV-RNA 金币单核巨噬细胞:赏金 1 万 HIV-RNA 金币树突状细胞:赏金 1 万 HIV-RNA 金币携带 CD4 分子的细胞:赏金 1 万 HIV-RNA 金币这些细胞都携带着 CD4 分子,相当好认,兄弟们见到了给我杀个片甲不留!加油 HIV 宝宝们,用我们的 RNA 尽情支配他们吧,让他们尝尝我 HIV 大军的威力了,奥利给!

就这样,人类就悲催了,负责免疫的细胞们,全部都被 HIV 病毒刺杀了,如果不及时治疗,人体终将丧失掉全部的免疫能力,一点小感染都能夺你性命!

在艾滋病最初流行的年代,相关药物尚未开发使用,病毒感染者预期寿命极短。那时有人一旦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染上艾滋病病毒的人,一般在几个月内就会死亡,最多也就能多活几年时间。

千禧年后,相应的药物被开发并投入使用,在世界卫生组织推动下,全球对艾滋病的相关知识也普及的差不多,艾滋病的感染数才开始放缓,但是总数依旧在增加!艾滋病难就难在难以治愈,人类还尚未开发出相应的 HIV 疫苗,最常见的疗法就是抗病毒治疗(抑制 HIV 病毒的繁殖),美国和加拿大的最新研究显示,只要坚持治疗和服药,艾滋病患者寿命最长可以延续到 70 岁,与普通人的平均寿命差不多。

艾滋病虽然无法治愈,但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可以靠服用药物来遏制其发作的慢性病,这种新一代艾滋病治疗方法又称为高活性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法,病人至少同时服用三重活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以针对不同的病毒。这种治疗方法通常也被称为艾滋病鸡尾酒疗法。艾滋病鸡尾酒疗法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适应,治疗效果也更好,但是服药时间也更长。很重要的一点是,从发明鸡尾酒疗法到现在,这种疗法处于不断的发展之中,可以说现在的鸡尾酒疗法已经比过去要有效得多。

当然,谈治疗都是后话了,最重要的就是防止被传染上艾滋病,如果你是艾滋病患者更不要把艾滋病传染给别人!

加拿大飞行员 Gaétan Dugas 是个帅气的 gay,他被确诊艾滋病后,更加随心所欲了!他一生的性伴侣不少于 2500 人。在最初死亡的 19 个人中,8 人以上是他的性伴侣。在初期的 200 多名艾滋病患者中,也有 40 人以上同他发生过性关系,当然他也最终死于艾滋病。

比艾滋病的更怕的则是人心,我们经常能看到艾滋病患者为了报复社会,从事非法性交易,将这场疾病一轮又一轮地传播。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现象也此起彼伏,如果你告诉自己是艾滋病患者,很多人都会退避三舍,甚至私下指点。

在日常生活中与艾滋病患者交谈、握手、拥抱都是安全行为,他们只不过因为一点小小的不幸而患上了这种现在还没能治愈的疾病,他们也许是你的亲人、伴侣、朋友,他们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人中普通的那一个人,有着对生的希望,对死的恐惧。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他们更多的鼓励、支持和关爱,做到真真正正的关“艾”。

人类抗击艾滋病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而当前正处于抗击艾滋病毒的另一决定性时期,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很可能会研究出彻底治愈艾滋病的方法,几十年后,一个没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时代会最终会出现在人类的面前。

总而言之,蚊子叮咬并不会传染艾滋病,比起血液传播、性传播、母婴传播,我们更要提防的是人心的传播。同样治疗艾滋病,我们期望于药物,更要期望于人心。

参考文献[1]潘绥铭,黄盈盈,李楣,中国艾滋病“问题”解析[J].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2006(4):27-39.[2]景军泰坦尼克定律:中国艾滋病风险分析[J].社会学研究,2006(5):123-150.[3]殷大奎中国艾滋病流行与防治对策[J].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1998,(4):2-4.[4]郑锡文.我国艾滋病流行形势及预防与控制成就[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1999(3):4-7.[5]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11 年中国艾滋病疫情估计[J].中国艾兹病性病,2012,18(1):1-5.[6]SHARROW DJ.CLARK S J,RAFTERY A E.Modeling age-specific mortality for countries with generalized hiv epidemics[J].PlosOne,2014,9(5):96447.[7]王勇,黄匡时.全球及中国艾滋病人口规模、空间分布和死亡特征[J].人口与社会,2018,34(04):78-88.[8]陈阅增.《陈阅增普通生物学》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