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国学生集体在线上课,老师却因“违规”被屏蔽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北京清华大学的大学生们如今通过网络在家在线上课。Getty Images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北京清华大学的大学生们如今通过网络在家在线上课。

随着新冠疫情在中国持续蔓延,绝大多数中国大学和中小学已将教室搬到网上,要求学生们在线上课。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很多老师发现自己因发布“违规图片”或讨论政治议题遭到封禁。

很多教师对于平台和审查人员的过度反应感到困扰,一些学生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的不满。

21岁的夏上乐在江苏一所大学就读护理专业。她对BBC说,不久前她的老师因在上课时发布了一张外科感染的效果图而被屏蔽。

“还有一次,老师给我们放了一个做胃镜的视频,结果还没放几秒钟就被停止了,”夏上乐说。“老师只能下课,把文件发到群里让大家自己看,”夏上乐说。

她的老师的经历并非罕见。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医学生上网课有多难#日前成为微博的热门话题,阅读量接近1亿,很多网友纷纷留言他们哭笑不得的经历。

在一个例子中,一名妇产科护理学教师通过聊天应用QQ在线授课,但仅过了几秒钟就遭到封号。她随后在微信上说,回想很久后,认为“估计是提到了外生殖器解剖”。

“我一个教妇产科的,你让我讲啥?估计我所有的专业名词都涉黄,”她说。

一名生物老师据称在课程直播时遭到平台封禁。Weibo 一名生物老师据称在课程直播时遭到平台封禁。

但因在线教课,而被处罚的远非只有医学教师。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一名政治老师因使用“敏感”政治词汇而被封禁,直接从课堂上“消失”。

中国拥有严格的互联网管理法规,任何被视为是色情、暴力、政治敏感及歪曲历史的内容,都可能遭到处罚,这种审查通常由官方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来进行。

据《南华早报》报道,在河南中部一所中学教历史的王老师表示,她的包括试卷在内的教学材料,疑因为包含政治敏感词,无法通过社交软件发送给学生们。

“这个学期我们学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必须使用‘独裁’、‘君主制’和‘官僚主义’等词语。我想可能因为这个无法发送,”王老师说。“其他班有同样的情况。”

在微博上,一名山东青岛的网友遇到类似的情况。她表示,自己在网课直播平台里回答历史老师有关《共产党宣言》的问题,但她的答案遭到了屏蔽。

广州一名老师正在为学生开线上班会课。CNS 广州一名老师正在为学生开线上班会课。

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进展,BBC中文详细报道在这里: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就连以英语进行的课程,有时也“难逃法网”。社交媒体上的图片显示,一名英语老师在聊天群中向学生讲解阅读理解,但被系统提示“该群因涉及违法违规内容,已被永久封停”。

“为了避免出现不合规的情况,现在往往通过关键词处理,就会有一刀切的问题,”中国教育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对BBC说。“官方的担心是,之前一个老师面临的是小众范围,现在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学生。”

时评人“五岳散人”对此提出批评。他反问道,这岂不是意味着网络平台受众的分辨能力、自我管理能力连未成年人都不如?

全国网课教育

按照惯例,中国的新年假期原定于1月30日结束。对于学生来说,通常在元宵节(2月8日)前需要返回学校,但持续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国决定延迟开学。中国媒体报道说,全国90%以上的学校已经开通了网上授课。

夏上乐说,她所在的大学在2月17日通知她们开始上课,但不要前往学校,而是在家通过QQ、腾讯课堂、钉钉等平台进行上课,每天上午下午各一个小时。

“来上课的人其实蛮多的,能有95%,但是注意力总是被转移,上课也经常遇到哭笑不得的事情,”她说。

“比如总有人忘记关麦克风,结果和家长吵架全班都听到了。还有老师点我回答问题时,因为系统问题我没办法(点击)举手,”她说。

北京清华附中的一名老师正在通过网络讲课。CNS 北京清华附中的一名老师正在通过网络讲课。

在专业课程外,体育课也不能少。在清华大学的一场在线体育课上,一名体育老师在家中为学生们上排球课。由于缺乏专业的器械,学生们就地取材,手提大米、矿泉水瓶、哑铃等进行训练。

除了大学生,很多中小生同样要尝试面对屏幕学习。一名北京的家长对BBC表示,学校虽然没有要求孩子每天固定时间上直播课程,但要求孩子每周完成40个课时的录播课程,通过微信等方式交作业。

对于一些农村和偏远地区的老师和学生来说,在线教育面临着基础设施缺乏的难题。

上周,一名河南焦作的小学数学老师家中没有安装网线,但因为要给学生上课,她只好来到自家屋顶上,“蹭”邻居家的网,每天要在户外工作八个小时。

在上海,地方政府宣布从3月2日开始开展在线教育,课程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包括12个年级2019学年第二学期的课程。这些课程除了互联网,还将通过电视直播,以供接触网络不便的学生收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