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凶曝光,东非蝗灾和澳洲大火的幕后元凶都是它,它还...

真凶曝光,东非蝗灾和澳洲大火的幕后元凶都是它,它还会作乱吗?的头图

今年以来,全球一共有两件自然灾害让人不得不担心,第一个是澳大利亚的超大火灾,导致澳大利亚10亿生物死亡。另一件是东非的蝗灾,导致多个国家和地区供26万多公顷受灾,多个国家和地区面临严重的粮食危机。

原本这两件事是并不相关的案例,然而科学家研究却发现,这两件自然灾害,背后有着同一个原因——全球变暖。

印度洋偶极

在介绍这些事情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个现象:印度洋偶极。印度洋偶极是指印度洋东西侧海水的混乱,导致正常风向改变。

印度洋西极是指西印度洋的阿拉伯海,印度洋东极是指印度尼西亚南部的东印度洋。当印度洋的西极海面的温度和东极气温相同时,此时就是正常现象。

当印度洋西极的温度比东极温度高时,此时就叫做正偶极;

如果印度洋西极的温度比东极温度要低时,此时就叫做负偶极。

印度洋偶极深刻地影响着澳大利亚以及非洲的气温和降水。

一般情况下,印度洋西极的温度稍微偏高或者偏低影响都不大,因为在自然界中,印度洋偶极有3-5年的准周期。

但是,当印度洋西极的温度显著高于或者低于东极温度时,此时就会引发极端气候现象。

印度洋正偶极与澳大利亚大火

如果印度洋西极的温度显著高于东极时,也就是当正偶极发生时,印度洋西侧的大气对流就会变得异常活跃,此时非洲东部就会产生较大的降温。而印度洋的东侧澳大利亚地区则会相反,该地的水量蒸发后,会在非洲东部形成降雨,这将会造成澳大利亚以及东南亚地区出现干旱。

我们知道,2019年时澳大利亚面临严重的干旱,温度显著比往年高;再加上澳大利亚地区种植的树大多是易燃的桉树。

当偶然的一次雷电击中了一颗树木后,由于桉树的易燃性,导致火势迅速扩大。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鸟类,为了捕获更多的食物,也会衔着带火的树枝,飞向还未着火的森林。

就这样一个个偶然因素叠加在一起时,澳大利亚超大火灾就酿成了。

就在澳大利亚超大火灾酿成的同时,东非的蝗灾也在酝酿之中。

此次东非蝗灾的蝗虫品种是沙漠蝗虫,这种蝗虫平时生活在沙漠之中。沙漠蝗虫在繁殖时,需要潮湿的土壤,所以一旦条件合适,沙漠蝗虫便会疯狂的繁殖。

沙漠蝗虫在孵化之后,如果条件仍然合适,下一代的沙漠蝗虫会在更短的时间内繁衍更多的幼虫。而且,繁衍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

在以往沙漠蝗虫主要生活在东非的沙漠里,由于这里降水较少,不利于沙漠蝗虫产卵和孵化,所以这里的蝗虫始终没有形成气候。

然而由于印度洋正偶极的发生,导致印度洋东极也就是东非地区出现大面积降水,沙漠蝗虫繁殖速度提高,导致大量蝗虫生长,因此单位面积内,沙漠蝗虫的数量成倍增加。

我们知道,沙漠蝗虫平日里喜欢独居,而独居的蝗虫对农作物危害有限。但当单位面积内的蝗虫数量足够多时,蝗虫就会分泌一种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让它们带有毒性,所以鸟类和鸡、鸭都不喜欢吃它们了。

这种化学物质还可以催发它们喜欢群居,对植被破坏力变大,因此巨大的蝗灾就形成了。

从以上两个案例就可以看出来,虽然澳大利亚大火和东非蝗灾看起来不相关,然而内因却都是同一个:印度洋偶极。

印度洋负偶极

如果印度洋西极的温度小于东极的温度,也会对澳大利亚和东非各国产生严重的影响。

由于温度的影响,此时澳大利亚地区会降雨不止,而东非则会大旱。这也会引发一系列的自然灾害。

东非各国降雨量本来就不多,如果再出现印度洋负偶极现象,那么东非各国的草原将会退化,加重荒漠化程度。

而澳大利亚降雨过多,又将会导致该地爆发洪水,引发自然灾害。

总结

地球的环境是一个整体,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把每一次自然灾害,当做是一个偶然发生的案例来看待,在其他国家发生的自然灾害,并不只是这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因此我们不能抱着“看笑话”“幸灾乐祸”的态度,去看待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灾难。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