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被斩首后还有意识吗?

人被斩首后还有意识吗?的头图

斩首在古代社会是一种对罪大恶极的人很盛行的残忍刑罚,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无独有偶,说明人们有一个共识就是头对一个人生命非常重要。在冷兵器时代,这也是一个结束罪犯生命最有效的办法,而且也能让人快速的失去意识,不会感受到太多的痛苦,相比于其他刑法,如:腰斩、凌迟,也算是一种比较人道的做法。

所以斩首一直就持续到了近代社会,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就有无数的人被送上了断头台,但人们关于这种刑罚一直就有一个普遍的猜测和争论,有些人认为,一个人被斩首后会立即失去意识,因为头部在受到斩首装置的巨大冲击后,大脑血压会大幅下降,人会立即死亡,不会感到任何的痛苦。但历史上也有无数的目击者称,人在被斩首后并不会立即失去意识,而会看到受刑人的目光游移,嘴角抽动,或多次改变面部表情,从痛苦到悲伤和恐惧。

为了研究人在被斩首后,是否有意识!在法国大革命断头台鼎盛的时期,许多被判处死刑的人被要求在斩首后尽可能长时间地眨眼。虽然有报道称许多人根本没有眨眼,但有些人眨眼长达30秒的时间。其中一个名叫朗格尔的杀人犯在1905年6月28日凌晨5点30分,在法国被送上了断头台!

在他被执行斩首后,Beaurieux医生首先观察到朗格尔的眼睑和嘴角不规则的抽动了5到6秒钟,然后眼睑半闭就像一个刚刚垂死的人一样,然后Beaurieux医生大声喊道:朗格尔!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朗格尔的眼皮又轻微的抬起,眼睛紧盯着Beaurieux医生持续了大约3秒钟,然后又缓慢地闭上,再也没有被唤醒。据Beaurieux医生描述,从朗格尔被斩首后到无任何刺激性的反应,总共持续了二十秒左右。

随后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人们就开始更多地相信被砍下的头颅仍有知觉并能感受到疼痛,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这种刑罚已经被我们抛弃,因为这也是一种不人道的行为。在历史上还有一位著名的科学家用自己的生命的做了同样的实验。但是这段轶事并没有被记录在正史里,都是一些道听途说。

1794年5月8日,法国化学家安托万·拉瓦锡(Antoine Lavoisier)被革命者贴上了恐怖统治时期叛徒的标签,被送上了断头台。

拉瓦锡被人们认为是“现代化学之父”。1777年,他第一个证明了硫是一种元素,而不是化合物。1778年,他命名了氧元素,1783年,他命名了氢元素。他还在1787年预测了硅元素的存在。

在法国大革命的高潮时期,他被指控出售掺假烟草和其他罪行,为此,拉瓦锡于1794年在巴黎被审判、定罪,并在50岁时被送上断头台。当时鉴于拉瓦锡在科学上的贡献,有人提出了能否饶过他一命。法官回答说:共和国既不需要科学家也不需要化学家,正义不能拖延。据说,意大利数学家、天文学家约瑟夫·路易斯·拉格朗日曾对拉瓦锡的死说到:“法国人只花了一瞬间就可以砍下他的头,但法国可能在一个世纪内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头颅。”

拉瓦锡在生前可能也听说过断头台眨眼的故事,也能是出于对科学真理的追求,也可能是想证明人被砍头后还会有短暂的意识。他决定做人生最后一次实验,在头颅被砍下后尽全力去眨眼睛。据说拉瓦锡在行刑的当日被砍头后,真非常短的时间内,眨了11下眼睛。至此“现代化学之父”就这样被结束了生命。

拉瓦锡死后一年半,法国政府宣布他无罪。他的私人物品被交给了他的遗孀,并附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拉瓦锡被误判有罪。

总结

法国的断头台无数次地为我们证明了,人在被斩首后,并不会立刻死亡。而是会经历一个短暂的痛苦过程。时间可能因人而异,并没有确定的说会保持多长时间的意识。这也说明,头在离开人体以后还会有一定的血液循环。受到外界刺激也会做出轻微的反应。

至于拉瓦锡的事并不见正史有记载。但断头台眨眼这件事确实在法国出现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