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病房里的「新玩具」

作者 / 青年说 OfYouth

我不是医护人员,而是一名 90 后的工程师,也上了武汉的抗疫一线。

春节 7 天假期还未休完时,我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从电话中得知,智能配送机器人对医护工作有很大的帮助,需要我到前线去帮忙,负责机器人的调试。

挂掉电话后,我跟爸妈说了一下。他们都很清楚我的工作,在机器调试时经常会到医院的现场,以为这次我也只是在广东省内的医院进行技术支持,虽然很担心我,还是让我去了。

当天,我买了一张韶关到广州的火车票,简单收拾行李后,我就去了火车站。在火车上,同事告诉我,我们的机器人要直接送到武汉。当时,我们公司还有许多同事没来得及返回公司,仅有的几个同事中,几个资历浅的可能没法很好地保护自己,我就跟着来武汉了。

下定决心去武汉的时候,因为怕爸妈担心,想一直瞒着家里人,后来还是和家里人说了。爸妈听了挺生气的,那时候新闻报道每天铺天盖地,谣言也很多,他们劝我不要去。

我说,我不想留遗憾。

2 月 1 日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开车前往武汉。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车程,2 月 2 日早上抵达武汉。稍作休整后,我们下午联系了广东省医疗队的刘教授,了解了汉口医院的一些情况。

汉口医院本身的设施条件有限,隔离区通道没有区分污染通道和洁净通道,那时只能混在一起,如果我们想调试机器人,就必须进到隔离区。那时候,进隔离区需要排队穿防护服。换衣服的地方特别窄,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像我们这样的新手穿防护服要二三十分钟,进到里面已经 10 点多了。

说实话,第一次进隔离病区时,心里特别忐忑,很担心防护服没有穿好。因为我戴着眼镜,进去后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清。电脑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能凑近电脑屏幕看程序代码,我当时就觉得太难了!平时在外面两三分钟能做好的事情,进到里面整个人都很迟钝,动作很缓慢。里面也很闷热,感觉很压抑,医生和护士也是急匆匆地忙自己的事情,所以当时就想赶紧把机器调好,离开这个地方。

进隔离病区前,我和同事做了一个大致的计划,由于第一次进去不习惯,我们上午并没有完成工作计划,打算中午不出去接着干。我们每次进去都会消耗医护人员的防护服,我们想尽量争取用最少的次数,把机器调好交给他们。但刘教授担心我们在里面待得太久,直接把我们拽出去了。

中午出来时比较晚了,我们没有吃到午饭,就喝了几口水休息了一会儿。第二次进去的时候就顺利许多,一直调试到下午 6 点左右。

我们调试的机器人叫“小逸”,跟冰箱一样大。大家都叫我小逸爸爸。小逸是智能配送机器人,可以自己配送餐食和药品。小逸的载重能力比较强,达到 400 斤,有时候会帮医护人员把一些很重的仪器和物品搬进去。

在充满电的情况下,小逸的续航能力不小于 8 小时,一天当中只要不是持续高负荷使用它,它会在空闲时间自己跑去充电,理论上是可以 24 小时工作。一天换算下来,就相当于 3 个人的工作量。

汉口医院隔离病区通道比较窄,很多物资也堆到了通道两侧。刚开始没有做人员管控,一些家属也在里面走来走去,包括一些轻症患者。地面也需要喷洒消毒水,容易打滑,这对我们初期的调试带来了挑战,包括小逸行走和定位的能力。

后来我们就修改了程序。机器人原本设定的速度是 1 米 / 秒,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行走速度。我们把速度降到了 0.7~0.8 米 / 每秒。汉口医院隔离病区最长就 100 米,送到最远的地方三分钟之内就能送到。

病房里的患者第一次见到小逸时都感到挺新奇,就像来了一个新玩具,时不时会出来看看我们在干嘛,还互相猜测它到底是个消毒机还是扫地机。里面有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爷爷,走路都有点不稳,我们调的时候就走出来一直看着我们,默默地跟在后面。他说的武汉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好像是问我们这是干嘛用的,我们说能送物品,然后他给我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笑得特别开心,就像小孩子找到新奇玩具一样。

对于患者来说,小逸算是高科技,他们感觉国家的科技发展得好快,没想到能在病区看到这么先进的东西。

小逸平时都在跑动,有些人觉得它很有意思,想试探它的反应,比如把手伸到它的面前或特意站到它面前,小逸就会说请让一让,然后自己转个弯拐过去。

当得知小逸是配送机器人之后,医护人员就开始讨论小逸能够帮他们送什么东西,他们特别喜欢小逸,哪怕不能帮他们做很多事情,但有个机器人在这里跑来跑去,还能说话,觉得很有意思。

小逸的调试大概持续了三天,调试完之后我们对医护人员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培训,然后我们就出去了,如果小逸出现故障,我们会通过微信远程指导。

在汉口医院的半个多月,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脱防护服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一个护士特别紧张地问旁边更有经验的医生。她不知道消毒措施是否合适,鞋底到底要不要消毒。看到她紧张询问的样子,我就意识到,护士虽然是专业的,但她们也是普通人,也会特别担忧,只是在病人面前没有表现出来,大家只是在衣服后面写了一个名字和加油,遇到患者和同事都会互相打气。直到离开那个感染区,遇到一个更专业的医生,她们可能会不自觉的流露出自己害怕的那一面。

如果说白衣天使在保护我们,我希望机器人能保护他们。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