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特朗普从未遇过的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在新闻发布会上Reuters

在特朗普眼中,有两个数字是他一直在意且时刻紧盯的。而且他认为,这两个数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一个便是他的支持率。这无可厚非。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盖洛普(Gallup)开始定期发表总统民调数据以来,杜鲁门(Harry Truman)和他的继任者们都一直十分在意美国公众对他们的看法。

第二个数字则是股市数据。虽然其他总统也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晴雨表,但没有人像特朗普一样痴迷于华尔街。即便他们有,也没有人发表过像特朗普一样的评论。

戴着口罩的游客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会大厦附近(2020年3月9日)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已开始在美国社区爆发,特郎普继续敦促公众保持冷静。

特朗普预计,如果股市飞涨,他的支持率也将水涨船高,继而他将在今年11月获得连任。因此,即便是股市行情一片大好的时候,特朗普也会愿意深吸一口气,以期把道琼斯指数推得更高。每当道指或者标准普尔500指数达到新高时,他总会在推特上大肆宣扬。到目前为止,他发表这样的推文已经280次了,几乎相当于上任后每四天就要提一下。

但是,伴随新冠病毒的到来,市场开始陷入恐惧,在过去几周时间里股票市场持续急剧下跌。周一,由于美股下跌幅度巨大,华尔街启动了熔断机制。股市下跌超过7%,因此交易暂停15分钟,以便让交易员们有机会喘口气盘点手上的股票。在让人窒息的15分钟过后,市场继续暴跌。

这里面有一些因素十分复杂,远远超过我的薪水能力可以解释的范围。这些因素统统与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未能就减产达成共识有关,由于冠状病毒带来的恐慌,公众纷纷取消出行计划与航班预订,因此石油需求大幅下降。但抛开这些不谈,市场上的恐惧也是真实存在的。财经人士们觉得,从这届政府听到的消息并没有让他们放心。

主动出击与防御反击

原油Getty Images

危机到来时,特朗普通常习惯于在掩护下发起进攻。过去三年的各种戏剧性结果可以证明一切。但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新冠疫情与他之前所面临的的问题都不一样。在穆勒调查(你还记得吗?)中,他曾经攻击过这些人:撒谎的科米(Jim Comey)、鲍勃·穆勒(Bob Mueller)、小塞申斯(Jeff Sessions)、科恩(Michael Cohen)、麦凯布(Andrew McCabe)等等。而在弹劾审判期间,特朗普还朝另外一群人出拳:发抖的希夫(Schiff)、紧张的南希(Nancy)、哭泣的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特朗普在防御反击上十分出色。

但你要怎么攻击一个病毒呢?你可以责怪谁?谁需要为此负责?你可以在推特上@谁?Covid-19可没有推特账号。

在卫生紧急事件中,对焦虑的民众(直白地说是华尔街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可靠的信息,政府释放的关于风险及如何防控信息需要保持一致,且信息流需要基于现有的最佳科学依据。这中间不应有其他因素夹杂在其中。

2020年3月9日,"至尊公主"号邮轮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港码头停靠。Getty Images 2020年3月9日,“至尊公主”号邮轮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港码头停靠。

在美国,由于政府仓促决定出台一个有效回应,最终的信息混乱不清,而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与自己的顾问和医学专家相矛盾。这一直是贯穿他这个总统任期的一个特征。让我们回到早已被以往的穆勒调查,如果总统在解雇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的理由上没有与自己的新闻团队自相矛盾,哪里还会有必要指定罗伯特·穆勒为特别顾问?

在这次疫情之初,特朗普就试图淡化它的严重性并过于强调美国为此所做的准备。他说,病例数量可能很快会降为零。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得到的信息也不是这样的。他建议,有症状的人如果仍然觉得身体状况允许,他们应该去公司工作。但他们不该这样做。

他还声称,自己不想要“至尊公主”号邮轮来到美国,因为这会使得美国确诊数字上升,而那些船上的人并不是他的责任。他告诉福克斯电视台,“我喜欢看到数字原地不动。我不需要因为一艘不是我们责任的船使得数字翻倍”。这件事情上,他的关切似乎并不是美国公民的生命安全(这出现在他的就职誓言中),而是让数字不再增加,他的方法就是让那些感染病毒的人留在海上。

特朗普总统Reuters

上周五,他戴着一顶“让美国继续伟大”的帽子去了疾病防控中心,他说要有需要的美国人每人都可以得到检测。事实并非如此。到目前为止,只有大约15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在人口是美国五分之一的英国,已经有超过20000人得到检测。美国的医学专家认为,新冠病毒的实际发病率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但是在医疗紧急事件面前,美国总统似乎有些不开心,他戴着助选的帽子,去疾控中心推销自己。在这一刻,他到底是参加今年11月大选的总统候选人,还是在不确定性时刻的一国之首?

也有声音认为,特朗普的口径之所以与副总统彭斯(负责全美应对疫情工作)及向彭斯报告的公共卫生专业人员相矛盾,是因为作为总统他需要市场保持活力,而这也是他连任策略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另外一种比较友好的解释认为,他不想制造恐慌,不想让在其他国家抢购厕纸的情况在美国出现。

,Banner

混合信息效应?

让我们来看一下周一华尔街股市直线下滑后特朗普的推文。“去年美国共有37000人死于普通流感,这个数字平均每年在27000到70000人之间。没有任何地方关停,生活和经济继续发展。现在,已经有546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其中22人死亡。好好想想吧!”

尽管流行性感冒绝对有机会致命,但新冠病毒的致命性明显更高。因此在特朗普发表这一则推文的同时,美国官员们在广播中提醒大家,危机是真实存在的,美国人需要采取行动,在情况好转之前,情况会先进一步恶化。

尽管特朗普可能希望美国人继续向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美国人的行动正在受到影响。机场更安静了,飞机更空荡了,酒店价格更低也更容易预订了。如果你从事的工作与搓手液有关,或者你是Netflix(我允许自己短暂幻想一下如果自我隔离我需要多少个电视机顶盒),那你的工作可能很少有比这更美妙的时刻了。而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现在相当惨淡。

当然这种混合信息完全有可能不会对特朗普造成任何损失。过去已经有多少次,评论员们摸着下巴(为了健康我们应该避免这种行为)得出结论说,总统这次将受到严重打击,但这些行为无论怎么被视作违法最后都不会对他带来一点伤害?答案是经常这样。

这位总统此前从未处理过这样的事情。这是一种卫生危机,发展轨迹是不确定的,当然意大利北部和韩国是可以肯定的,但疫情在美国确实有可能变得非常严重。

但是还有其他事情需要讨论,同样事关美国和它的准备工作,这些事情与特朗普和他的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其实是或多或少没有什么关系)。没错,他取消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全球健康安全部门的做法现在看来是轻率的。还有,他取消美国政府3000万美元综合危机基金(Complex Crises Fund)的做法也是草率的。

美国是不同的,也是焦虑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AFP

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要回归定义美国的基础性因素。

美国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福利的国家。至少可以说,它为公民提供的保障只是零星几点。从20世纪30年代的新政到60年代的反贫困战争中医疗下来了一系列高度创新的社会政策项目。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已经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拥有健康保险,但仍与欧洲人所理解的福利国家相去甚远。

就拿测试来说,我的一个住在华盛顿特区的朋友曾经出国旅行。回到美国后他显示嗓子疼,之后开始咳嗽发烧,他十分担心。他给普通科医生打电话,结果得知他们无法提供测试装备,他又致电当地医院询问,被告知医院没有能力应对。这不是几周前的事情,就是发生在上个周末(需要补充的是,他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即使卫生系统完全可以满足他的需求,诊所和医院开门迎接他接受检查,但试想如果我朋友没有很好的健康保险(或者任何保险)结果会怎样。尽管政府已经宣布,测试是一项重要的卫生福利,但许多人仍然需要为此支付巨额金钱。这就像在英国买汽车保险时需要支付超额费用,比方说在任何索赔情况下的前500美元都需要由你自己支付,这在美国叫“免赔额”。在购买健康保险后,会有相当可观金额的自付额度需要由美国公民承担。

另外还有共付额。这是你必须支付的处方费用的一部分。在药店里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人选择不取药,因为他们的处方费用太高了。英国《金融时报》估计,由个人承担的新冠病毒检测费用可能会达数千美元。如果你平时已是勉强维生,怎么会有钱支付这些?

又或者,如果你只是感觉不适,或者你已经暴露在已经感染病毒人的接触范围内,你该怎么办?当前的建议是你应该自我隔离两个星期。两个星期?这可是两个礼拜不能拿到工资,白白坐在家中什么都不能做。

目前美国没有联邦病假工资,11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提供病假工资。这意味着还有39个州没有。如果生病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也就是说,在美国因为疾病损失的工作日要少于全球其他国家。

如果你希望你的员工留在家里,那该怎么办呢?如果你生病了,继续外出工作会让疾病传播的风险像山火一样迅速发展。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Anthony Fauci)本周末表示,“社区传播”出现率的增长让他感到担忧,也就是说,病毒的源头尚未可知。

我周末收到了一个在英国国家医疗保健服务(NHS)工作的朋友的消息,她告诉我他们已经多次“演练”灾难性结果,这里的灾难性结果是指紧急状况下整个体系承受巨大压力。他们排练需要如何应对,需要如何提供床位。她描述称,这是一种指挥控制型结构,从中央政府向下联动到地方卫生机构,然后依次向医院、医生及诊所提出收治建议。像大型示威或暴动等大型政策事件一样,这其中需要有正副指挥参与。她认为之后系统压力将会很大,在“可以预想的最差情况”出现时,整个系统可能超出负荷。

无按钮可按

但至少还是要有一个系统在才行。当然这绝对不会是完美的。哪怕是在欧洲零工经济中工作的人也不想自我隔离并自掏腰包。

美国总统有一个按钮,如果按一下就可能会导致核战争,他在椭圆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还有另一个按钮,只要按一下就会有一名白宫工作人员为他送上一瓶健怡可乐。

但或许在一个公共与社会福利危机面前,法国总统、德国总理、英国首相以及意大利总理的影响力都比白宫的主人更大。

在市场蓬勃发展时,美国的资本主义是不可思议的,国家可以让你顺利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在危机关头,它的运转或许就不会那么有效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