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多大?

夏乐、董晋越:WHO将疫情列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经济影响可分为基准、悲观与乐观三个情境。

2019年12月开始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并且认为武汉肺炎的传染风险“在中国非常高,在亚洲区和全世界都极具高风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每日检测报告,截至2020年1月30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已经传播至全国31个省以及世界上15个国家,总共有9745人确诊,15238例怀疑个案以及213宗死亡个案。在未来一两周内,春节假期的结束将导致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为中国政府的卫生防控工作带来新的挑战。我们也预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和致死人数将会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攀升。

中国的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政策来抑制疫情的发展,这些政策主要包括:相机延长农历新年假期,延迟学校开学的时间,关闭旅游景区,在受感染的城市建立病毒检疫区等等。除此以外,一些省市还指示区内企业延期开工到2月9日。

对于2019年底刚刚小幅回暖的中国经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评估本次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人们自然会参照2003年在中国爆发的“非典”。“非典”的爆发时间大约是2002年11月到2003年7月,在全球导致8098例被感染和774人死亡,而主要的感染区是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死亡率高达9.6%。而在2004年,全球已经没有出现“非典”新增个案。科学发现“非典”是由SARS冠状病毒导致,它与本次爆发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有一定程度的相似。然而,根据一些专家的分析,尽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比SARS要低,它的传染性却要高过SARS。

有意思的是,2003年“非典”的爆发似乎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从当年GDP数据来看,尽管GDP增速在二季度从一季度的同比11.1%跌至9.1%,随后经济增长在三季度和四季度却迅速反弹至10%。最终2003年的经济增速达到全年10%,比2002年的9.1%还要高出0.9个百分点。

在参照2003年“非典”来评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时,我们应该注意以下几点:首先,如今中国经济的体量远远大于2003年,从人均来看,2003年中国的人均GDP仅为1,284美元,与当地低收入经济体人均750美元的门槛相差并不远;而2019年人均GDP跃升至10,247美元,已经是一个标准的中等收入国家。其次,当前的经济结构和2003年相比也有很大变化。在2003年,第三产业(服务业)仅仅占GDP的42%,低于当时第二产业(工业和建筑业)45%的占比。而2019年第三产业的GDP占比上升至54%,比第二产业的39%高出不少。

我们设立了三个情境假设来评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在预测过程中我们参照2003“非典”的情况,也考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性与中国经济在过去17年的变化。这三个情境区别在于对疫情持续期的不同假设。在我们的基准情境下(60%可能性),疫情会很大程度上和SARS类似在第二季度受到控制。而在乐观情境(15%可能性)下,疫情会在一季度内得到控制;在悲观情境下(25%可能性),疫情会在全年延续。在这三个情境下,2020年全年的经济增长预测都将低于我们之前的对2020年GDP增长6%的预测。具体来说,我们三个情境的分析如下:

1.基准情境(60%):经济增长在一季度跌至4.5%,然后在二季度反弹至5.4%。在下半年,随着武汉肺炎在4-5月结束,滞后的需求和生产将会迅速扩张使得三四季度的GDP增至6%。全年GDP为5.5%。

2.乐观情境(15%):武汉肺炎的传播会在2-3月结束。一季度GDP跌至5%,并且在二季度快速反弹至6%。而三四季度也将保持6%的增长。全年GDP将在5.7%左右。

3.悲观情境(25%):疫情会延迟至9-10月结束。前三季度增长低迷,GDP全年增长低至5%。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广泛传播对中国经济带来负冲击,而最严重的负面影响存在于需求端。本土的消费和服务业将在短期内受到重挫,只要疫情像我们基准情境和乐观情境的假设那样在二季度或之前结束,其对于全年经济冲击较小。

从“非典”的历史经验来看,本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对不同的经济部门将会有所不同。首先,家庭消费以及相关的服务行业将会由于政府延长农历新年假期以及命令民众减少外出以避免感染而受到最大的冲击。具体来说,交通、旅游业和娱乐行业将是受到严重打击的行业。第二,投资受到的影响将比消费要略弱。传统上,一二月由于有农历新年和天气寒冷等因素投资本来就不活跃,而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将会使企业部门和政府延迟他们的投资活动。但从全年来看,武汉肺炎对投资的影响将小于对消费的冲击。第三,和投资部门类似,出口部门受到的影响将会只是一个延迟作用而不至于受到致命的冲击。世卫组织将中国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却并不鼓励其他国家对于中国的货物与人员流动采取限制性行动,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一个利好。

为了抵消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我们预期政府将采取一系列新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支持经济增长,尤其是对中小企业和对受感染的地区。

从货币政策来看,人民银行将会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中期和短期的借贷便利以及公开市场操作等一系列的措施以提供足够的流动性保证经济运行。我们预期人民银行将在今年再降准3-4次,而新的货币政策目标利率最优贷款利率(LPR)从现在的4.15%的水平降到3.8%。此外,人民银行会继续一些定向的信贷支持措施来协助受疫情影响严重企业和家庭部门。

从财政政策上看,中央将更多的依靠财政政策刺激增长。政府预算占GDP比重或将会超越-3%这条红线。除了之前承诺的降低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以外,政府还可能将在2020年实施一次性的税收减免,以协助受疫情影响的公司和家庭渡过难关。我们预期中央政府还将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的发行从2019年的2.15万亿人民币至3.4万亿人民币,以进一步为基础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如果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迟迟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很多对于经济的暂时性伤害有可能成为永久性。长期和大规模的人群隔离可能会导致生产链条的断裂,很多中小企业甚至会出现资金链问题,乃至退出市场。政府在应对疫情的同时,需要重视疫情引发的对经济的次生伤害,特别是地方政府需要有足够的授权和资源支持,根据自身情况采取应对措施,把对病毒对经济社会的总体冲击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夏乐为西班牙对外银行研究部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董晋越为西班牙对外银行研究部高级经济学家

本文编辑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