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同志耄耋之年出柜:一生的煎熬 永远的伤痛

 

斯坦利·恩德希尔
斯坦利直到91岁才有勇气出柜 ©www.comingoutoftheblackcountry.com

“我天生就是同性恋。这不是我个人的选择。我大半辈子一直梦想,天生是直男该有多好。”斯坦利·恩德希尔牧师回忆说。

很小的时候斯坦利就意识到,他和身边其他男生不一样。但是,他没有倾吐心声的地方。

“2018年出书之前从来没有告诉弟弟我是同志。”斯坦利在接受BBC《瞭望》节目采访时这样说。

那一年,斯坦利91岁,弟弟89岁。

“弟弟(听说后)很无所谓的样子。我真希望自己早就告诉了弟弟和家人。但我不知道家里其他人会是什么反应。”

斯坦利和父母及兄弟姐妹在一起
斯坦利(右二)一直向家人隐瞒自己的性取向 ©Stanley Underhill

“憎恶上帝”

“我小的时候,这个世界依然充满仇视、愚昧和无知,到处是偏见、贫穷、阶级分化。”斯坦利的回忆录中这样写到。

长大后,斯坦利一直努力扮直男。

1918年,也就是斯坦利出生前9年,英国女性才刚刚获得投票权。但是那个年代,同性恋仍然是非法的,在许多人眼里,同性恋是“憎恶上帝”的表现。

和其他许多同志一样,斯坦利也一直隐瞒自己的性取向。“我自觉自愿去压制、否认我的性取向——对我自己、对他人、也对上帝。”

斯坦利学生时代
斯坦利成长过程中,英国歧视同性恋是常态 ©www.comingoutoftheblackcountry.com

独自受煎熬

小时候斯坦利很害羞,父母很严厉,家里根本不存在交流性取向的空间。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心中有那样的感觉和情感,但我无法解释给他们听,从来也没有人对我解释。你知道的,同性恋这个词,我们是绝对不提的。”

爸爸在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工厂上班,工资很低,除了必需品,家里没有闲钱买其他东西。

斯坦利说,和父亲之间的交流仅限于他发号施令、训斥。“我觉得父亲厌恶我。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斯坦利和母亲的关系也远远谈不上亲密。母亲有时候会说,“你怎么满脑子胡思乱想?”

更糟糕的是,斯坦利在学校受到欺凌。

斯坦利的母亲16岁时留影,1921年
斯坦利和母亲关系不是很融洽 ©Stanley Underhill i

一见钟情

学游泳时,斯坦利开始意识到男性身体的魅力。他在回忆录《走出黑暗国度》一书中写道,“他(游泳教练)潜水时的身姿令人心动。”

满18岁斯坦利必须服兵役,他加入海军作护士。

二战后斯坦利被派往皇家海军“女王”号,当时军舰上的旅客是所谓的“GI新娘”——嫁给美国士兵的女人。

前往美国的行程中,一位新娘摔断了腿,斯坦利受命前去救助。看到满地鲜血,他立刻昏了过去!

一位名叫亚历克斯的小伙子被派来照顾他。

“醒过来,最先看到的是亚历克斯的眼睛。他在对我说话,但我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我们双目对视,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他。”

斯坦利站在倒数第二排,戴大檐帽
在海军服役期间斯坦利初次坠入爱河 ©Stanley Underhill

“邪恶的关系”

1948年斯坦利结束在海军服役后,接受亚历克斯父亲提供的一份工作,做会计助理,不领薪酬。

“和亚里克斯在一起非常美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是在犯法,也没想过这是不正常的关系。”

但是,斯坦利想和亚里克斯同居时,他意识到这肯定不能被人接受。

亚历克斯的父亲立刻炒了他的鱿鱼,告诉他去自谋出路,亚里克斯也变了。

“我们两人都开始读经文。他先得出的结论:和我的关系是邪恶的。”

在和斯坦利继续保持肉体关系的同时,亚历克斯开始约会女性。1952年2月他决定和女友结婚,请斯坦利作伴郎。

斯坦利在伦敦退休公寓
斯坦利说,现在总算自由了 ©Justin Creedy Smith

拒绝与伤害

“太糟糕了。不仅仅是被拒绝。我心乱如麻,陷入迷茫。”

然后亚历克斯提议斯坦利接受同性恋转化疗法。

“11月。一天早晨,亚里克斯叫来几个朋友,劝我同意他把手放在我身上,一起祷告。他很兴奋。”

“他请求耶稣基督除掉我体内的恶魔,把我从爱同性的情感中解放出来。”

结果是灾难性的。“我感觉比以前更糟糕。我去看医生,对医生说,‘我在这个世界上一点用处都没有,帮我离开吧。’”

斯坦利多次陷入抑郁,并产生轻生念头。他甚至接受过电击疗法。

斯坦利自己也拼命抵抗性取向。一段时间内,他不会再多看邂逅的年轻男性。

他迫切希望改变性取向,但就是做不到。他祈求上帝救助,但没有得到回音。

“最后,除了一位朋友之外,所有其他的朋友都不再理我了。别人都听说了,我是同性恋。”

他卖了房子,回家和母亲住了一段时间。

图灵塑像
图灵一生遭遇偏见、歧视 ©Getty Images

制度性歧视

斯坦利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在英国和英联邦,恐同症是制度性的。

直到1967年,英格兰和威尔士才实现同性恋合法化。就算现在,仍有68个国家在不同程度上把同性性关系定作非法,其中一半是从前的英国殖民地。

这种歧视的一位著名受害者是科学家图灵(Alan Turing)。二战期间,图灵破解纳粹德国的密码,改变了战争进程。

1952年,图灵因为和另外一名男性的关系被控“严重猥亵罪”。他同意接受激素注射(俗称化学阉割),从此一蹶不振。两年内离开人世,有调查认为,他死于自杀。

在亚里克斯“驱鬼”无效之后,斯坦利也接受过激素注射疗法。但是他说,那种治疗反而让他的性压抑、饥渴、挫败感更加强烈。

斯坦利1957年
29岁时斯坦利搬到伦敦,结识不少男同志 ©Stanley Underhill

职场羞辱

后来斯坦利搬到伦敦,虽然结识了许多其他同性恋,但是他发现,和其他人发展紧密关系非常不容易。

“我经历过爱情,和男性有过亲密的关系,在那样冷酷的大环境下,那样的感情不可能茁壮成长。”

斯坦利职场进展不错,步步升迁成为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但是,他的性取向又成了问题。

“他们想方设法羞辱我,就因为我是同性恋。后来我决定离开,追求我长期的理想:做牧师。”

考虑到教会对影响公众舆论、拒绝认可同性恋方面起到过相当重要的作用,斯坦利的选择看起来令人费解。

斯坦利说,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们对圣经的错误理解。小时候他一直上主日学校,视耶稣基督为人生榜样。

他在自传中写到,“福音中对耶稣的描述令我入迷,他拒绝把人化为三六九等,总是捍卫弱势人。”

根据耶稣一生改变的广播剧《生而为王》给孤独的斯坦利带来许多安慰和启发。“我悄悄请求上帝,做我的朋友,指引我的人生。”

年过半百,斯坦利完成3年学业,正式出任牧师。

接下来的那些年,他先后在许多教区工作,但从未公开自己的同性恋取向。

斯坦利(白衣)和家人在一起
斯坦利在不少教区工作,但从来没有透露自己的性取向 ©Stanley Underhill

教会虚伪

斯坦利在自传中写到,“有鉴于教会建制长期如一的虚伪,我没有办法出柜。”

他的处境仍然很艰难。曾经有一次,在教会中帮他做事的人威胁要揭露他的性取向,斯坦利坚持自己的说法,因为他“认为对方没有任何证据,只是怀疑。”

斯坦利没有被曝光。这一次他认为自己是万幸,因为时机不到、“教会虚伪”。但是,这也让斯坦利更深切地感受到隐瞒性取向的风险:成为别人可以敲诈勒索的武器。

Stanley Underhill at Charterhouse in London
初恋失败后斯坦利一直未能与其他任何男性建立深厚的感情 ©Thomas Volker

自由的感觉

斯坦利的书对教会不愿接受同性恋的立场提出批评,“教会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展示耶稣基督的爱心和对同性恋的理解。”

斯坦利现在住在伦敦一栋退休老人公寓中。看到社会对同性恋态度的转变,他非常高兴。

“终于自由了!”

但是,深深的伤痕依然没有彻底痊愈。

“真遗憾啊,这辈子被剥夺了享受正常性生活的机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