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众生相

22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不论是中西医之间的博弈,或是某个团队组织、甲方制造出来的一场公关事件,哈药集团的三精双黄连口服液的确在公众的生活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伴随新闻的推送,在极短的时间内,天猫、京东的相关药品销售一空,还有不少人纷纷在凌晨外出购买。

实际上,自疫情开始对外公布以来,与疫情、病毒相关的药品、产品只要经过新闻公布,不论真与假,都会引起不小的骚动。从一开始的N95口罩到今天的双黄连,有人说是不断在考验大众的智商,也有人说,某媒体的带货能力极强,超越了李佳琦、薇娅的带货力,且几乎是以清空仓库的态势奔腾而去。可不论外界如何解释、辟谣,不论我们在朋友圈看到的多维度的解释,唯一可以论证的一个事实,其实很残酷,那就是,在死亡的面前,人人都是畏惧的,它很公平,在缺少病房和无数个疑似病例的面前,人类的生命显得卑微而渺小。

也因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当人们看到任何关于抑制病毒的消息会如此疯狂,为什么电商平台的84消毒液,销售的如此之快。

有一点很现实,在这场疫情中,有人欢笑,庆幸可以延长假期,有人痛苦,为此,西贝的创始人开始担忧现金流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中小企业对2020年的整体经济保持悲观态度,身处一线的员工担心是否会碰上感染的人,也为商场的0客流为自己的业绩持有低落的态度;而受影响最为显著的旅游行业,在原本应该赚的金银满盆的节日里,变得异常冷清。

还记得疫情开始爆发的时候,我正跟朋友在外面过我的三十一岁生日,这一次的生日对我来说很特别,它是我对自己一个时代的开始与反思。然而也就在翌日,腾讯在微信里设置的确诊病例数字突然往上升了不少,彼时,我所居住的酒店,也开始在前台摆放一次性医用口罩,也就在那一天里,酒店的备用口罩为零。与此同时,各大电商平台(包括跨境电商)的口罩销售显示:抢完。如此庞大的销售数据和拉动,竟然是源自于病毒,或许谁也没想到,在2020年,一个所有人都寄情于希望的初年里,发生了如此变故。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迎来了经济方面的调整和大考,当时购买粮食和肉,需要粮票,每家每户定额,并不能肆意购买。记得在金婚电视剧中,佟志和文丽因为长时间没吃到肉,不惜将女儿最喜欢的小兔子炖了,并撒谎说,那是床底下翻到的腊肉。在烹制的过程中吸引了邻居们的围观和讨要,虽然文丽起初不能接受,可是一看到是肉,却又欢喜不已。那份对肉的渴望,那份对食物的需求源自天性,不带有一丝的犹豫。

在今天,食物几乎可以轻易获取到,餐厅饭馆永远都排满了人,门庭若市的景象常常上演。假如疫情没有发生,我们仍然在筹划着这个假期要飞出去旅行,爸爸妈妈们筹划着给孩子补习,旅游业生意兴旺、除夕夜的餐厅客流爆满、各大院线开始抢占资源,一系列关于经济增长的商业行为在蔓延。然而,病毒的突然间侵袭,给予这个春节,增添了一丝浓重的阴霾。

和平年代,享受生活;动乱时代看人心。

鲁迅在狂人日记中写道吃人的事件,那是由贫瘠带来的金字塔最基础的需求,你无法抑制和干预,因为他们需要的是食物和温饱。

如今,人类需要的是84消毒液、各种抑制病毒的药物以及口罩,还有消灭一系列疑似可能产生病毒的生命。

此刻,在武汉各大医院的病房里,床位的紧俏程度让你理解了为什么五百万人封城之前离开,为什么会发生医闹的事件。河南的某村子开启了硬核的防御措施,抖音上无人机监控,喊着让老奶奶回家,各大城市采取了对交通进行了管制和检查。在现实的世界里,上演起了比韩国电影流感中更为残酷的事件。

然而,一则关于说猫狗宠物可能也携带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四散开来,就有猫咪被活埋,主人摔死自家宠物的事件正在发生。新闻的真假,在此时已经失去了效用,是真的失去了判断能力吗?还是激发出了人内心底的恶。

在病态的社会里,有人嘲笑,倘若相关媒体说吃屎可以抑制病毒,你会不会去买开塞露,听着滑稽,但我想,或许有人已经这样做。

与其说人类失去了自主判断力,不如说,伴随着新闻事件的不断侵袭,隐藏在心底的恐惧反而战胜了基本的理智。无知、盲从,在短短的十数天里凸显出了超乎人以外的力量。是什么让我们如此害怕,根本上是,对死亡的根本畏惧,再者是对于未知事件的误读以及过度解读。

我将疫情比喻成黑天鹅事件,因为黑天鹅事件后续的影响力会波及到方方面面。而疫情带来的影响体现在:对药品的渴求、对经济的影响、对谣言的采信以及对社交媒体发布新闻的热爱和转发。

在我的朋友圈中,几乎每天都能刷到关于疫情的新闻,民众的心态仿佛都缠绕在了这一件事上,而我也不例外。那天我特意等WHO的结果,结果是,中国疫情被纳入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接着,媒体的分发和解读,公众的焦虑与评论,如蝴蝶效应一般接连发出。媒体的力量与凝聚力在2020年的年初,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公众不论是吃瓜的心态还是从众的心理,关于理性一词,几乎消失殆尽。

眼下,红十字会成为了社交媒体追杀的对象,负面的新闻不断曝出,韩红的捐赠成为了大家热烈讨论的对象,舆论的倒向整齐划一的站到了红十字会的另一方。我不喜欢评论事情本身,因为背后,永远有你无法探清的真相和不可抗力的现实。

与一位前辈交流,他问我,你如何看待双黄连的事件,紧接着他发了一张图给我看,上面是关于中西医结合对抗疫情的新闻,一时间我仿佛明白了什么,WHO是一个引子,有一场你看到的博弈在展开。我们所关心的所看到的,仅仅是表层,许多事,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

而社交媒体总是能够快速捕捉到人们的眼球,他们知道什么话题什么标题最能吸引观众,作为台下的观众们,也总能在心理上找寻到共鸣。而作为疫情之外的我们,也渐渐从病毒的本身,从事件的本身脱离出来,变成了对指定事件和新闻的读者,我们的立场不再只是针对疫情,恰好,它是一个楔子,就像写小说,在开头做一些铺垫,紧接着,就是作者自己的表演。

生化危机中保护伞制造出了病毒武器,韩国电影流感引发了盆塘的恐慌,表演是戏剧的,但他源自于生活,只是在演出时它会加入表演元素,让它更戏剧化利于舞台的表演。然而作为世界中渺小的一份子,我们的生活都是独立的且分割的,灾难未来临,大家依旧是和平年代笑看风云的看客,当灾难迎面而来,发生在自己身上,则成为了戏剧中寻求生机的主角。

而此时此刻,你能寄托于希望的是,放平心态,做好自己,回归到理性之中,不盲从,不跟风,头脑是自己的,每个人都值得拥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