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罗田防疫观察:“只要沒人进来就是安全的”

 

黄冈罗田防疫观察:“只要沒人进来就是安全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JU核真录(ID: njufactcheck),作者:郭典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本科生,南大学子家乡防疫纪实,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题图来自:作者现场实拍村民砍树拦路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S.A.Alexievich

 

地区 | 湖北省黄冈市

 

沿村是鄂东山区里的一个小村庄,从镇上出发也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到。沿途山路崎岖,赶上会车,得挪移半天才能通行。和很多村子一样,这里常住的主要是老人、小孩,春节了,外出打工的人和学生就陆陆续续回到村子,我是其中的一员。

 

村子里的日子很悠长。饭后,男人们撂下碗筷就去打牌,女人们收拾完则坐在院子里和来往的邻里闲聊,一坐就是半天。这种松弛到了黄冈封城时骤然收紧。

 

1月21号晚上,我和伯父还一起参加了年底村小组的分租大会。这之前,黄冈市报告新增12例新型肺炎病例,而会场上还没有人戴口罩,十几位家庭代表挤在一个厅堂里七嘴八舌,情绪上来时拍着桌子对着对面的人吼。武汉、黄冈的事离这里太远。

 

分租大会现场 摄影:郭典

 

22号,父亲从镇上回来,说县里已经出现四例,县政府正在开会。伯父看我紧张,摆摆手说:“我们这儿什么都不用担心,你看那打仗、非典都是城市遭殃,农村日子好过得很。”这天晚上,伯父驱车到武汉接回了在深圳工作的堂哥。堂哥提起路上的见闻,说去过武汉的人才有感觉,火车站里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如果你没有才是异类。

 

23号10时,武汉封城,24时,黄冈封城。与此同时,罗田也传来封城的消息。我跟家里人打趣说:“现在好了,都出不去了。”往年,过了初三,家里的人陆续就要出门了。“今年可以过个团圆年了,”母亲无奈地说道。

 

除夕这天,村里从武汉返回的人员被要求前往卫生所检查体温。村医介绍:由各组组长通知,从武汉、黄州的返乡人员每天早上过来报到,如果家里有体温表,可以打电话报平安。

 

而在检查中,有两人有发热症状。他们被建议去罗田人民医院作进一步检查,但因为害怕被隔离起来,他们选择自己在家隔离。所幸确实是普通感冒,第二天两人就打电话报告发烧已经好了。

 

村医给返工人员检查体温 摄影:村民

 

除夕的傍晚,“大喇叭”来巡村了。

 

伯父在抖音上刷到其他村庄封路的视频,在微信群里号召砍树封路。一下子就有了三五个响应,晚饭也没吃,拿着镰刀,就把村口旁边的两棵树砍倒拦在路上。砍树的颇有成就地说:“我们这儿是最安全的,从外地回来的人都回得早,只要没人进来就是安全的。”一时兴奋,众人还玩笑地吆喝起来:“明天都不用出来拜年了,除了我们打牌的人,都不要出来。”

 

除夕夜,我和父亲、堂哥、弟弟围在火炉边守到零点,点燃烟火迎新。村庄里的烟火声、鞭炮声此起彼伏,一如往常。

 

大年初一,伯母和母亲一早还是按照传统,煮了“元宝”(鸡蛋),摆好零嘴,烧好炭火,以备邻居上门拜年。但是没有人上门。几个闲不住的人又凑在一起打牌。而村口,拦路的树已经被破坏了。

 

25号中午,村委传达“封村”通知,这次是用洒水车拦住了村子通往镇上的道路。

 

被破坏的“路障” 摄影:郭典

 

路口的洒水车 摄影:村民

 

初二,姑姑家来给我们拜年。拗不过人情,初三,我们又去姑姑家拜年。遇到了一位村干部批评伯父:“说了不能拜年,不能串门。”伯父解释道:“我只到我大姐家去,我二姐家有从武汉回来的人我都没去。”村干部也就没再说什么。我回想起母亲对我说的:“路一封,我们这里像个世外桃源。”

 

初四开晴了,家家户户的柴火也要用完了,有的人上山砍柴,有的人开始拾掇自己的菜园。家门口总能瞧见扛着树或挎着菜篮子的人,能听见有人隔着田埂吆喝的声音。

 

直到初六下午,熟悉的大喇叭又来了。这次带来了“返乡人员,居家隔离”的纸条和警示村民的横幅。一位村民还接到通知——他所乘坐的车厢内有一位确诊肺炎的患者。村医亲自上门检查,并无异常,算来他已经回乡超过2周了。沿村又躲过一劫。

 

村里张贴的横幅 摄影:郭典

 

此后,没有特殊情况,村里所有人一律不准外出。需要米、油等必需品的,到指定点购买。有村民问:“那我十五需要的香、纸钱怎么办?”“那你出去也买不到,镇上只有两家超市是开的。”

 

村里还建了返乡人员的微信群,要求每天上报体温。伯父领来了一支温度计,但我们都懒得测,每天都瞎报个体温数字发到群里。

 

从2月1日起,黄冈对市区范围内实行居民出行管控措施,严格控制市区居民出行。而沿村,总给人一种不紧不松的氛围。父亲和母亲的返工日期一改再改,“真的是睡一天假期涨一天,”父亲看着手机上公司的通知打趣。“我宁愿去上班,”母亲嚷嚷道。

 

(注:文中“沿村”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JU核真录(ID: njufactcheck),作者:郭典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