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工程副总裁Jay Parikh宣布离职,曾负责创建数据中心基础架构

 

Facebook又一高管离职

当地时间1月28日,Facebook工程副总裁Jay Parikh在其个人主页上宣布将要离职。资料显示:Jay Parikh于2009年加入Facebook,曾负责该公司数据中心基础架构的建设,在此基础之上,Facebook才能够构建众多的应用程序与软件。

Mark Zuckerberg(左一)与Jay Parikh(左二)
Facebook发言人表示:David Mortenson将接手Parikh的工作,Parikh的其他职责很可能会由其他几名工程主管分担。

Facebook首席执行官Mark Zuckerberg在对Parikh的评论中说:“没有你,我们在过去11年中取得的许多成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你到来之前,我们甚至没有数据中心,现在我们可以将我们的设计共享给全世界!”

两年时间风波不断,Facebook十数位高管相继离职

过去几年中,Facebook经历了数次风波:从2016年被质疑干涉美国大选,到2018年数据泄露事件,再到2019年的几起反垄断调查…Facebook因为数据安全问题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在这期间,有十数位高管因为不同的原因离开了Facebook,本文对这些离职的高管及其去向进行了简单地梳理。

Jan Koum:Facebook旗下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2018年4月离职。Jan Koum在离职声明里并没有提到离职的原因。据外媒报道,Jan Koum离开是因为他与Facebook高管在数据隐私保护理念上存在冲突。

Elliot Schrage:Facebook通讯和公共政策主管,2018年6月离职,原因未知。

Colin Stretch:Facebook首席律师,2018年7月离职,原因未知。

Alex Stamos:Facebook首席安全官,2018年8月离职,离职后将前往斯坦福大学任职。

Dan Rose:Facebook合作伙伴副总裁,早期高管之一,2018年8月离职,离职原因是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Rachel Whetstone:Facebook高级通讯主管,2018年8月加入Netflix,他在Facebook只待了一年。

Alex Hardiman:Facebook新闻产品主管,2018年8月离职,他将重返媒体领域,以首席商务和产品官的身份加入《大西洋月刊》。

Kevin Systrom和Mike Krieger:Instagram联合创始人,2018年9月离职。

Brendan Iribe:Facebook旗下VR品牌Oculus的前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2018年10月离职。

Chris Cox:Facebook创业“元老”之一、首席产品官,2019年3月离职。

Chris Daniels:WhatsApp业务的副总裁,2019年3月离职。

结语

Facebook目前面临着来自监管和竞争对手的双重压力。反垄断调查、信心安全问题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曾被视为发展重点的VR/AR业务也一直没有太大起色,而短视频业务在市场上遭受了来自TikTok等新兴应用的冲击;2019年6月,Facebook重磅推出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Libra,在经历国会调查、核心成员退出、白皮书修改、机密被盗等各种挫折,上线日期变得遥遥无期…

虽然面临着种种困难,创始人扎克伯格仍然抱有着乐观的心态,并且将目光放在了更加长远的2030年,不知道在扎克伯格的乐观精神带领下,Facebook会走向何方。2020年1月,谷歌母公司Alphabet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并成为“FAAMG”的五家美国科技公司里,只有Facebook还没有达成这一目标,同时,Facebook也是被寄予厚望的下一家“万亿俱乐部玩家”。Facebook会以何种方式“逆风翻盘”,并且突破万亿美元的市值,十分值得期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