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墨西哥小伙亲述封城感受和纠结

 

Daniel Stamatis
丹尼尔已经在武汉生活四年

1月17日,墨西哥小伙丹尼尔(Daniel Stamatis)登上飞往中国的客机。那时他根本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他的“第二故乡”武汉会被封城。

丹尼尔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七年。最开始,是在外国人眼中更传统的中国大都市。丹尼尔自己承认,没有真正认识和了解之前,他想象中的中国是一幅“太极、湖泊、莲花”的画面。

2016年,丹尼尔搬入武汉,当时的印象,那是一座“污染严重、建设之中”、“五六年后将变得非常美丽”的城市。但是今天,“武汉非常不宜居”。

武汉封城:新冠状病毒发源地

直到几星期前,武汉这个名字外国人知道的可能并不太多,或许只是在中国、亚洲旅游期间停留或者仅仅听说的一站。现在,武汉是世界媒体聚焦的中心:因为,这里是一种新冠状病毒的发源地。

为控制疫情蔓延,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数以百万计的人从此被“隔离”。这其中就包括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博士的丹尼尔。

Daniel Stamatis
丹尼尔在武汉读建筑博士

丹尼尔回忆说,“大约一个月前,有同事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发言,提醒大家戴口罩,‘多加小心’。我当时觉得有点夸张了。”

那是丹尼尔第一次听说新病毒。

后来,收到的警告越来越频繁。“1月11日,我回墨西哥参加婚礼。返程机票是17号的,当时没觉得有问题。到19日,病毒警报已经到处都是了。”

远离亲朋的隔离生活

他通过Skype接受BBC葡萄牙语采访时说,“如果我把机票改期推迟几天,可能就不回中国了。我可能就会继续留在墨西哥,那就太好了。”

“(封城后)我只和人网上联系,谁也不见。”

36岁的丹尼尔一直和女朋友同居。眼下,这也让封城改变了。“我女朋友前一天去苏州了,和她妈妈一起去的。她们回不来了。不准上火车……法律规定,谁也不能出去,谁也别想进来。”

1月25日视频:从我24层窗口看出去的武汉

位于中国心腹地带的武汉人口超过1100万。在丹尼尔看来,武汉人好象总是“集体行动”-作息时间表差不多的感觉。所以他很清楚,每天哪个时段最好不出门。

“我知道,如果早6:30出门,整个城市都是属于我的;但如果我7:30出门,外面已经忙到一片混乱。7:30-8:30之间,休想,什么也做不成。”

丹尼尔说,大学校园非常大,他有摩托车,就算只在校园范围内活动也会骑摩托车。

Daniel Stamatis
丹尼尔:大街上空空荡荡,超市里还是有许多人

现在“什么都没有。没有公交车,没有地铁,没有出租车。商店也都关门了……除了超市。小商店、小餐馆都不开门。”

1月26日星期日,武汉开始禁止私家车进入市中心。

封城的日子

封城之下怎样生活呢?丹尼尔说,他基本不出门,26日例外,他必须出去买食品。

丹尼尔戴好口罩–“不戴不行,有规定,公众场所必须戴”—走出家门。大街上空空荡荡,几乎看不到任何车辆。直到超市:里面居然挤满了人!

“大街上人非常、非常少,但超市里人很多,比平常日子还多。”

不过,进入超市前必须首先接受检查,“所有人都查。他们用一种像是黄色小手枪的东西检查额头,然后才放行。”

那把“黄色的小手枪”应该是量体温的温度计。丹尼尔说,查体温的速度很快,所有人都放行进了超市。

丹尼尔买了许多冷冻、罐头食品、几公升橙汁后回家。他本来还想买一些水果和蔬菜,但是,等着称重交钱要排大队。

“我从来没见过那场面。我不愿意排三小时的队,就为了买仨瓜俩枣。”

1月27日视频:超市里排队买水果、蔬菜的人龙

不管是在街上还是超市,丹尼尔那次出行只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人,但他没有看到孩子,一个也没有。因为老年人、幼儿更容易受到病毒的伤害

丹尼尔说,目前他仍然心境平和。他说,等到春节假期后,可能还要再看封城给武汉人带来的真正冲击。

“25日是中国农历春节……我看还要再等几天,等人们开始出门了。假期结束后,回去正常上班,才能真正看清楚。”

丹尼尔接受了封城的现实。“我告诉自己,不要找事,我就呆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呆着,做自己的事。没问题。”

但是后来,两条新闻让他改了主意。

“一,习近平说病毒的传播速度在加快。二,美国决定派飞机来接回在武汉的美国人。这里的美国人很多,因为通用汽车在武汉有分公司,很多美国商人,还有外交官。”

丹尼尔在印尼的一个朋友灵机一动想出个主意:为什么不试着上美国飞机?

“我并不觉得这个主意很疯狂。再说,我从6岁起一直就有美国签证。”

美国领事馆很“客气”地回复了丹尼尔的请求。但丹尼尔怀疑对方并没有给他太多的考虑。

丹尼尔想出了另外一个工具:推特。那以前,他并不是推特粉丝。

1月25日推文:尊敬的美国驻墨西哥大使,美国派往武汉接美国公民的飞机有可能把我也带回去吗?我是墨西哥人,在武汉,我有美国签证。习近平主席说了,病毒传播在加速。1000个感谢。

Línea

后来,南美数家媒体关注了他的推特。

“太不可思议了。10小时内大使回话了,他们从中国给我打的电话,告诉我应该可以,他们会考虑的。他们还说,没有人这样问过。”

“我没想过离开武汉,因为封就是封了,没有可说的。但是,如果另外一个国家、特别是我们(墨西哥)北面的邻居要派飞机来……要是我能走,对我来说这也很重要。”

“我并不是绝望地盼着离开。不管怎么说吧,我状况还可以,有吃的,身体没问题。我也没见过有谁露死街头……我不愿意总想着死,但是我也不傻。”

丹尼尔的家人倒是更加迫切地希望他能登上美国的飞机,“他们比我还担心。也许吧,人已经在这儿了,感觉可能有点迟钝。”

“我不能总说我还是抱着双臂坐着……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机会,一扇小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