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个炎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传言?用科学来破解!

文/罗佩琪、廖英凯

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俗称武汉肺炎)开始扩散后,随着日益高张的疫情,各种网路上、群组中流传的「听说」也正如火如荼地蔓延。

本文搜集20个关于2019-nCoV的传言,并以截至2020年1月28日为止的科学文献、可查证资料试图回答。防疫如作战,面对未知的新疾病,需要如履薄冰、心存谨慎;但同时,也别让恐惧过度盘旋心头,多一分认识、多一分力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听说#1

”最新研究曝光!武汉肺炎死亡率15%!”

这个说法主要来自 国内医师热心摘录 Lancet 2020年1月24日发表的研究 ,并帮大家画了这个重点:「惊人发现,41例个案中居然有6例死亡,死亡率高达15%」。

不过在 1月26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 中,传染病防治医疗网指挥官张上淳已提醒大家这样的诠释易造成误解,因为Lancet的这份研究对象是针对疫情初期确诊的41个「中度以上患者(皆已有肺炎)」,与临床上仍有许多「不一定有肺炎的轻症患者」显有不同(例如:台湾确诊的前三例个案仅有一例明确有肺炎),故,不应以这41个案例来代表所有感染2019-nCoV的患者。

那,到底2019-nCoV实际的致死率是多少呢?在有比较大规模的监测数据后, 致死率大约是维持在3% 。这个数字是否会再随时间变化,仍有待继续追踪。

听说#2

”哈佛流行病专家说武汉肺炎的R0=3.8,是热核武级别瘟疫。”

这个说法来自2020年1月25日 哈佛大学公卫学院Dr. Eric Feigl-Ding twitter贴文 ,他引用 Lancaster大学Jonathan Read等人1月24日发布的研究 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基本传染数(R0 ,一个病人在易感染人群中平均能再感染人数)是3.8,并与流感1.28、H1N1 1.48、1918年西班牙流感1.8相比,2019-nCoV的R0是「thermonuclear pandemic level(热核武器级的流行) 」。

这位哈佛专家引用的研究确实存在,但需留意 该研究尚未通过同侪审查 ,必须对该研究论述持保留态度,且R0值的估算受资料品质、数学模型选用影响很大,随疫情进展R0也是会变动的。

依据美国CDC 2019年11月出版的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观点文章 ,以麻疹为例,在多个研究领域、使用不同模型、不同时期报告的麻疹R0值多达20多个版本,数值范围是5.4到18 ;该文作者也慎重提醒,如果不使用相同建模与假设计算R0,并无法公平比较不同时间、不同传染原的传染性。

做为参考,目前针对2019-nCoV的R0估算,除了3.8的版本,亦有 WHO 1.4-2.5 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2.6 等不同版本。

听说#3

”一个人被感染后,会传染给身边的14个人。”

这个说法来自网传 武汉医疗人员瑾惠(音)给家人的影片 ,我们无法验证影片主角的背景,但如上所提目前各种R0估算版本中,最高的是3.8,这位瑾惠得到的「1人传染14人」资讯可能高估。

然而,在特定条件下,仍有可能出现导致大量感染的「超级传播者(super-spreaders)」个案, 例如香港SARS疫情期间,至少出现两起超级传播者案例 ,其一为患者利用雾化器给药治疗肺炎时,因为医院内通风系统老旧与人满为患而导致院内138人感染;另一例则是在社区住宅中,因排水系统异常,使带有病原体的污水产生气溶胶传播至其他住户,最终导致329人被感染。

因此,与其担忧患者或病毒的传染力,更应该在疫情扩大前,确保医护环境与污水处理,并未过于老旧或异常。

听说#4

”因为是SARS的进化病毒,武汉肺炎已由WHO定名为SARI”

如果搜寻WHO的相关文件,还真的会发现「SARI」(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这个名词,例如这份《 WHO surveillance case definitions for ILI and SARI 》……但,等等,这份文件出产年份居然是2014年,难不成六年前就预知会有这波疫情预先命好名! ?

当然不是啦,SARI其实是指「需要住院的肺炎」,可能由多种病原引起,而不是特定指本次疫情的主角新型冠状病毒, 疾管署也有发新闻稿澄清 了哦!

听说#5

”武汉肺炎比SARS更强,潜伏期更长!”

传染途径、病毒接受剂量、个案免疫状况都有可能影响潜伏期长短,一般来说 SARS的潜伏期是2-7天,最长可达10天以上 。 (实际上SARS期间各国回报的潜伏期最小/大值、中位数都略有不同,有兴趣了解细节可看 这份WHO文件的Table 1 。)

那2019-nCoV的潜伏期有比较长吗?其实差不多。依据 2020年1月27日WHO的疫情报告P6 ,目前估算为2-10天;但因疫情进展中,WHO也强调这个数字会依新的数字追踪调整。

听说#6

”与SARS不同,武汉肺炎潜伏期就有传染性!”

SARS病患多数情况下的确要到潜伏期结束、 有发烧或咳嗽等症状了才会传染给他人

那感染2019-nCoV的病患呢?早在潜伏期就有传染性吗?答案是:目前「 尚无 」官方研究或报告可证实。目前仅有的依据,是来自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20年1月26日记者会逐字稿 的一句话,该会主任马晓伟提到:「从观察情况看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须待更多研究报告资料公布,才能更确切地了解。

听说#7

”有患者从感染到发病到死亡,体温都正常⋯⋯所以量体温查不出来!”

很难得, 这是正确的。

依据 2020年1月24日发表在Lancet的这篇研究 ,其调查的患者中有发烧(温度>37.3度)的比例占98%,已确诊但未发烧者确实存在; 同天发布在Lancet的另篇研究 也证实有「无症状」但确诊已感染2019-nCoV的患者。

也正因为只量体温会有漏网之鱼,因此疾管署有 持续调整通报定义 (临床条件(一)中发烧原本是必要条件,现已放宽),且通报定义除了临床条件,也包含检验条件、流行病学条件等。

听说#8

”别以为战胜过一次SARS就不用怕,当年SARS消失不是因为被消灭或治愈,主要是气温因素。”

SARS至今的确 「没有」已证实疗效的特效药物或疫苗,临床上多采支持性疗法 (给予氧气、保守的静脉输液等)协助病人痊愈。

至于气温因素,回顾SARS疫情,主要发生在北半球, 首例个案出现在2002年11月、最后一例在2003年7月 ,似乎气温由寒至暖、整体疫情逐渐趋缓; 2006年的这篇研究 指出SARS每日发生数在「气温低时」比「气温高时」多18.18倍,但细究其原因,除了气温有影响外,也与流行日变长较多人具SARS抗体;医院内重症患者比例;以及医院内疾病管制措施成效有关。

此外,疫情控制也绝对与世界各国有无进行适当感控措施有关,若想了解WHO官方对SARS疫情终止的诠释,可参考WPRO出版的《 SARS : how a global epidemic was stopped 》。

听说#9

”武汉肺炎跟SARS一样,都来自蝙蝠!”

again,作为新病毒,我们对2019-nCoV的最初动物宿主还没有实证资料可确认;而SARS病毒的最初动物宿主,在疫情发生十数个年头后的2018年,的确已藉由 在Nature发表的这份研究 证实来自蹄鼻蝙蝠(horseshoe bats,又称菊头蝠)。由于目前初始多起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高度相关,因此有 研究 建议应管制野生肉品食用与贸易,对于个人也应避免接触野生动物、禽鸟。

蹄鼻蝙蝠(horseshoe bats,又称菊头蝠) source: Patrick Randall @ Flickr

听说#10

”病毒除了从动物传人、也会动物传动物,家里有宠物的小心!”

目前普遍认为2019-nCoV与SARS病毒类似,是由最初动物宿主传给中间动物宿主,再传给人类,再进入人传人阶段。

虽然尚未证实最初/中间动物宿主为何,但针对猫狗等宠物的患病风险, 2020年1月28日WHO已公开说明 ,目前无任何证据显示有宠物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若有担心,与宠物接触后用肥皂洗手是多种传染病通用的预防方式。

听说#11

”比武汉肺炎更危险!美四个月内1500万人染流感,2万人死亡!”

这个说法来自 2020年1月25日Insider的文章 ,其呼吁,对多数美国人来说流感比2019-nCoV更具威胁。本文不评论流感vs 2019-nCoV谁更危险、更该被关注(其为不同判准不同观点),单就数据做确认:依 美国CDC官网 ,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18日预测的流感疫情如下:

与传言数字相仿,但须留意,在美国多数地区流感「并非」应通报疾病,所以美国CDC无法准确知道疫情人数,而是透过实验室确认的流感住院率,用数学模型估算。因此,所估计的疫情数是采区间呈现,也会再随时间、疫情进展变动。

听说#12

”武汉肺炎目前只获得空气传播的证据,不能确定是否还有其它途径。”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是新病毒,相关研究尚少,但 大部分人类冠状病毒是以「接触传染」、「飞沫传染」为主 ,而不是传言写的「空气传染」。

打喷嚏、咳嗽,是飞沫传染常见的途径。 source :Tina Franklin@ Flickr

飞沫传染通常透过咳嗽等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是近距离传染(约2公尺内);空气传染的病原可在空气中飘浮、可传染的距离能更远,例如麻疹病毒可透过飞沫与空气传染,水痘病毒则可透过接触、飞沫与空气传染,导致学校或家庭若有儿童感染时,则很容易引发群聚感染。 不同传染途径,预防措施也不同 ,详细说明可看前台湾感染科医学会理事长林奏延教授 2020年1月23日在官方QA的回答

听说#13

”戴口罩已经防护不了⋯⋯眼角膜也会传染。”

只待口罩没用吗? source: Piqsels

如上述,冠状病毒多属接触或飞沫传染,与患者共用毛巾等直接与间接接触行为有可能碰到病毒,而手摸到沾有病毒的物品后再触及口、鼻、眼,是有可能让病毒进入身体而感染的。

也因此, 美国CDC的2019-nCoV预防建议 有提醒要「勤洗手」、「尚未洗手时,避免碰触口、鼻、眼」;同时,注意咳嗽礼节、戴口罩仍是预防飞沫传染的主要方式, 皆应并重

听说#14

”既然可能透过眼睛感染,要准备护目镜吗?”

这个说法主要源自确诊感染2019-nCoV的 北大第一医院呼吸内科王广发主任2020年1月22日微博贴文 ,其推测自己是因接触患者时未配戴护目镜而感染;但王广发于 1月23日有进一步澄清 ,「需要护目镜」是针对处理疫情的医师,而非给一般民众的建议。

这个建议与WHO、美国CDC、我国疾管署相同,护目镜眼部保护是出现在 临床暂行指引 给会接触到患者的医护人员的建议 给医疗照护工作人员个人防护装备建议 中,而非属给一般民众的预防建议。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听说#15

”抗感冒也抗新型肺炎,医师主张大量吃维他命C”

这个说法主要源自 香港星岛日报2020年1月23日的报导 ,但大概是被很多人抗议已下架了,我国疾管署也已于 1月24日发布澄清稿辟谣

不过长期以来,关于维生素C的效果一直是药理与营养的热门研究主题,例如 透过静脉注射高剂量维生素C来破坏癌细胞 ,但对普通感冒来说, 一则统计了29306名受试者的回顾性研究指出 ,服用维生素C的补充剂并无法减少一般大众的发病率,对能否减缓症状也尚无定论。此外,将维生素C作为预防或治疗2019-nCoV的论点仍缺乏科学根据。

听说#16

”乙酸(白醋)对武汉病毒有效!”

目前2019-nCoV无实证有效的治疗药物,当然,也没有任何食物被证实有疗效。

至于⋯⋯如果是想拿来消毒、预防感染,不论食用白醋或工业用乙酸都请别用。消毒手,依 WHO建议 可用乙醇(酒精)搓手液;消毒环境,依 疾管署建议 ,一般环境如厨房可用1:100稀释漂白水(500 ppm),浴室或马桶可用1:10稀释漂白水(5000 ppm)。若是医疗机构内因应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毒作业,就请看 更复杂的疾管署指引 了。

听说#17

”武汉病毒56℃就会被杀死,治疗方式很简单,到蒸气室呆30分钟”

2020年1月23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第三版的确提到「 病毒对热敏感,56℃ 30分钟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剂、过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剂均可有效灭活病毒 」,但请注意,这是指消毒方式,而非治疗方式。

当病毒在环境中,用上述方式消毒是可以的;但当病毒已在体内,上述方式皆无法用来治疗,且会对人体产生明显危害。例如部分蒸气室或烤箱虽然温度可逾60℃以上,但人体体温上升时的自然排汗散热,仍会使体温维持恒定,在维持健康的状况下,不可能将人体加热到56℃,因此透过高温蒸气室或烤箱,绝不可能清除体内病毒。

而体外病毒等飞沫的清洁,仅须正常使用肥皂、沐浴乳等正常清洁方式即可。详情也可参考 1月26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 台大医院儿童感染科主任黄立民的说明。

听说#18

”武汉病毒56℃就会被杀死,因此碗筷定期煮一煮,煮沸到100℃其它病毒也杀死了。食物要吃煮熟的。”

WHO的说明 ,即使在疫情爆发地区,只要有煮熟、端盛时留意环境清洁,食用肉类的确也是安全的。不过,碗筷用56℃以上水烫过或 一般清洁剂洗涤,其实就已足够杀死冠状病毒

爱做菜的作者OS:多提醒一下,这类清洁消毒法并非适用所有病原体。冠状病毒因为是一种具有外套膜(envelop)的病毒,利用 加热、酸、干燥、清洁剂与各类有机溶剂可以轻易破坏外套膜 (这类病毒在胃中也会因胃酸的强酸而迅速消灭) ;但对于无外套膜的病毒,如肠病毒,则仅能使用加热、紫外线来清洁餐具,或使用含氯消毒剂清洁环境。

听说#19

”坏消息,病毒已发生第二代变异,传染机率爆发性成长!”

依据 WHO 2020年1月26日的疫情报告P5 ,WHO表示目前「没有」收到任何证据显示病毒已变异,并表示更多资讯的确认须待中国大陆官方提供更多资料。

听说#20

”好消息,疫苗出来啦!中国科学家已读取全部基因序,制出高效试剂⋯⋯将病毒抗原基因切取出来,用转基因手段培养人体组织,获取抗性药物!”

万用回答上场:目前2019-nCoV「尚无」实证有效的疫苗与专治药物。

本次疫情爆发后,中国大陆的科学家的确迅速分离病毒并 公开基因定序 ,使各国药厂可以制作筛检用试剂盒。不过,试剂盒是用在「诊断是否感染2019-nCoV」,而不是预防用疫苗,也不是治疗用药。

但,纵使研发疫苗与药物之路遥,多国已动身启程:

美国NIH NIAID(国卫院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Dr. Fauci等 2020年1月23日在JAMA Viewpoint的文章 表示,相关研究人员正探索广效(broad-spectrum)抗病毒药物用于2019-nCoV的可能,也调整用于SARS、MERS疫苗的方法,加快2019-nCoV候选疫苗开发,最短三个月内完成早期人体试验准备;

中国卫健委在 2020年1月26日记者会 表示已成立国家科研攻关专家组负责疫苗研发,并 与WHO讨论分享生物资料以加速推进

我国疾管署在 2020年1月27日记者会 表示正培养研发疫苗用的病毒,国卫院则与NIAID意见雷同,认为 开发广效抗病毒药物能在突变的新型冠状病毒发生时,提供罹病者最快的第一线治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最后仍要提醒,2019-nCoV是新病毒,相关资讯皆会随疫情发展、新出炉研究而变化,国内最新资讯请追踪 疾管署官网 ,国际最新资讯请追踪 WHO官网 美国CDC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医学期刊The Lancet 等。

当疫情还在蔓延时,多一点认识就少一点恐惧。
Keep calm and carry on.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