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的历史瘟疫:当年SARS 疫情爆发时,发生了什么事?

2019年末,中国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的大规模疫情。 12/31武汉市首次露出官方资讯、隔年1/6世界卫生组织收到通知。 1/21台湾首例确诊。 1/23武汉与邻近都市宣布封城,大众运输全面无限期停驶,城内情况一无所知。

他的模式与17年前的SARS瘟疫惊人的相似,染病的野生动物在传统市场上贩售,未明的病毒跨物种杀进人间。 2003年,SARS肆虐期间,和平医院封院,7名医护人员也因此殉职[1],在台湾共有346名确诊病例,造成73人死亡;而在全球,则是有8,096名病例、774人死亡。 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是进行式,仍还有太多未知挡在我们的面前;现在,让我们一起鉴往,来看看17年前的那场历史瘟疫发生了什么事?

全球出现SARS疫情的地区统计(2002-2003年)source: Wikimedia

戴着皇冠的死神-冠状病毒

引起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19-nCoV )的病毒皆是属于冠状病毒。其实早在 七十年前,人们就已经发现了冠状病毒[2];但它一直不在大众的视野里,直到2002年[3]。

冠状病毒如其名,犹如戴着皇冠般地圆球状病毒( 单股、正链RNA , positive strand RNA viruses ),双层膜( double membrane vesicles , DMVs)上的荆棘状的蛋白(Spike Protein),在显微镜底下散发着独特的美感。 长期以来,人们较重视冠状病毒能引起蝙蝠、猪、牛等动物的感冒[注1],而非他们对人类的影响。

冠状病毒的卡通示意图和穿透式电子显微镜(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照片。 From:参考文献2和wikipedia

2002-2003年的SARS事件

目前可追溯并证实的初始病发时间及地点可能是2002年11月的中国广东省佛山[4],之后传播至广东其他地区,并透过香港的机场蔓延到台湾、越南等境外,最终造成约30个国家沦陷、8,096名病例、774人死亡;台湾346名患者,73人死亡[3]。

而饱受争议的是,疑似病例首次在2002年11月发生,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直到隔年2月11日才收到通报,此时已有305名病例[5]。同月下旬,某位染病的患者抵达香港九龙酒店,将病毒传染给酒店员工;病发后因医院未能及时发觉,引发院内感染[3];香港就此沦陷,而病毒也透过机场飞往全球。

九龙酒店在当时的楼层分布图。 source: Wikimedia

几乎同时,一名曾住宿过九龙酒店的78岁妇女于2月23日从香港返回加拿大,不久后发病死亡;但她在过世前已将病毒传染给了儿子。而该男性患者3月7日入院、3月13日亡故。相近的模式,身亡前也将病毒传染给了同院的2名求诊者和医护同仁,加拿大疫情就此爆发[6]。

2003年3月,台湾陆续通报境外移入SARS;4月,台北市立和平医院爆发院内感染,随即遭到封院,全台恐慌达到前所未有之程度[3]。 4月10日,跨国团队证实,分离出戴着皇冠的死神—冠状病毒(Urbani strain of 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7]。从此,这株病毒刷新了人们的世界观,冠状病毒首次成了人类新兴传染病。不幸的是,研究发表之前,研究团队之一的Carlo Urbani博士因染上SARS而亡;团队为了纪念其牺牲,建议将其分离株命名为Urbani strain [7]。

左图:SARS病毒;右图:SARS正在被感染的细胞内繁殖。 from: 参考文献7

SARS之后,我们仍未知晓的事

SARS虽然仅肆虐不到一年,但在瘟疫期间,医护和科学团队遭遇了巨大的困难,因为SARS 症状与感冒类似,难以辨认 [6],初期甚至需要使用排除法,才能顺利确诊[5] 。加上它是全新的疾病,苦无对抗的药物,甚至医学进步的加拿大、台湾、香港,致死率(三国患者死亡率约12-20%之间)都十分惊人[8]。

SARS期间,加拿大、台湾、香港SARS患者致死率变化。 From: 参考文献8

而在香港、台湾、加拿大和新加坡等,也 都出现了「一人传染给多人」 的「超级传播者」现象,但此情况却没有在美国等其他地区出现,为何有此差异,至今仍未有明确的定论[6]。而公卫学家研究北京、香港和台湾的患者,则发现 台湾患者从发病到死亡仅有10天 (中位数),相较于北京(24天)、香港(21天)显得快速许多,该团队也表明无法判断为何有此差异[4]。

17年前的瘟疫,仍留下许多的不解之谜。

SARS之后,我们已经知道的

SARS折损了众多科学、医护先辈,但他们也留下了经验让我们对抗未来的疾病。

SARS爆发期间,香港公卫团队分析染病和未染病之医护同仁,发现 戴口罩、手套、常洗手、长袍能有效保护 医护同仁[9], 上述四种保护措施全数采用的69名同人皆未受感染 ,而受感染的同仁至少缺乏一项保护措施,显示 阻挡飞沫传染的措施能保护人体

而台湾的团队则证实SARS能在物体表面存活,包含:医院的病床、饮水机按钮等,并间接解释了部分无法追踪到感染史的医护同仁可能的染病过程。该研究也证实了在香港发生的社区性传染。系列的研究证明了SARS病毒在常温下可存活1-2天,甚至在排泄物中可存活4天之久。

而基础科学家则从冠状病毒家族的基因推测,冠状病毒在跨物种之间重复感染、适应,有着很长的历史。据评估,首次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可能在两百年前,从蝙蝠的冠状病毒家族里演化而出;而1988年的一名腹泻儿童中,验出与牛冠状病毒相近的 HECV-4408;甚至科学家 重新检验保存的血液后才惊觉, SARS在2001年就曾感染过香港民众[11]。

近百年来,冠状病毒持续有人类和动物间跨物种传染的情况;又或者换个角度,人类一直给这位戴着皇冠的死神机会,让它们尝试从野生动物来到人类社会,2002年如此, 2019年也是。

SARS或其他动物间的冠状病毒跨物种传染(推测)。 From: 参考文献2

  • 注意:2019-nCov (俗称:武汉肺炎)疫情仍为进行式,随时可能有大幅度变化。台湾疾病管制署目前将武汉与邻近城市之旅游警戒设为最严重等级-不要前往该地区。

在台民众毋须恐慌,若觉得有必要,请配戴医用口罩、每日更新、若沾湿、沾污,立刻更新;随时用肥皂和酒精消毒液洗手。也不用过度恐慌,轻信坊间不实谣言,所有资讯皆以疾病管制署发布资讯为最终依规。

在此也致敬疫情前线的所有工作人员。

特别纪念SARS在和平医院离世之医护同仁:

  • 陈静秋/台北和平医院护理长
    2003年5月1日殉职
  • 陈吕丽玉/台北和平医院清洁环保员
    2003年5月3日殉职
  • 林佳铃/台北和平医院护理师
    2003年5月11日殉职
  • 林重威/台北和平医院医生
    2003年5月15日殉职
  • 杨淑媜/台北和平医院护理书记
    2003年5月28日殉职
  • 蔡巧妙/台北和平医院医检师
    2003年6月13日殉职
  • 郑雪慧/台北和平医院护理部副主任
    2003年5月18日殉职

注1:2002年以前,仅知两种冠状病毒-HCoV-OC43和HCoV-229E能引起人类的上呼吸道感染,请见参考文献2。

参考文献

  1. 【纪念SARS因工殉职和平医护逝世15周年】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企业工会-北市联医工会facebook
  2. Stanley Perlman and Jason Netland (2009) Coronaviruses post-SARS: Update on replication and pathogenesis .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 7. 439-450. DOI: 10.1038/nrmicro2147
  3. 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疾病介绍 。中华民国疾病管制署
  4. Eric HY Lau, C Agnes Hsiung, Benjamin J Cowling, Chang-Hsun Chen, Lai-Ming Ho, Thomas Tsang, Chiu-Wen Chang, Christl A Donnelly & Gabriel M Leung (2010) A comparative epidemiologic analysis of SARS in Hong Kong, Beijing and Taiwan . BMC Infectious Diseases . https://doi.org/10.1186/1471-2334-10-50
  5.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US CDC (2003) Outbreak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Worldwide, 2003 .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
  6. L. Clifford McDonald, Andrew E. Simor, Ih-Jen Su, Susan Maloney, Marianna Ofner, Kow-Tong Chen, James F. Lando, Allison McGeer, Min-Ling Lee, and Daniel B. Jernigan (2004) SARS in Healthcare Facilities, Toronto and Taiwan .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 10. 777-781.DOI: 10.3201/eid1005.030791
  7. Thomas G. Ksiazek, DVM, Ph.D., Dean Erdman, Dr.PH, Cynthia S. Goldsmith, MS, Sherif R. Zaki, MD, Ph.D., Teresa Peret, Ph.D., Shannon Emery, BS , Suxiang Tong, Ph.D., Carlo Urbani, MD, James A. Comer, Ph.D., MPH, Wilina Lim, MD, Pierre E. Rollin, MD, Scott F. Dowell, MD, MPH, Ai-Ee Ling, MD, Charles D. Humphrey, Ph.D., Wun-Ju Shieh, MD, Ph.D., Jeannette Guarner, MD, Christopher D. Paddock, MD, MPHTM, Paul Rota, Ph.D., Barry Fields , Ph.D., Joseph DeRisi, Ph.D., Jyh-Yuan Yang, Ph.D., Nancy Cox, Ph.D., James M. Hughes, MD, James W. LeDuc, Ph.D., William J. Bellini, Ph.D., Larry J. Anderson, MD, and the SARS Working Group (2003)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 348. 1953-1966. DOI: 10.1056 /NEJMoa030781
  8. Wing K. Fung, Philip LH Yu (2003) SARS case-fatality rates .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or its licensors . 277-278
  9. Dr WH Seto FRCPath, D Tsang FHKCPath, RWH Yung FRCPath, TY Ching RN, TK Ng FRCPath, M Ho FRCPath, LM Ho PhD, JSM Peiris FRCPath, Advisors of Expert SARS group of Hospital Authority. (2003) Effectiveness of precautions against droplets and contact in prevention of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 The Lancet . 361. 1519-1520
  10. Yee-Chun Chen, Li-Min Huang, Chang-Chuan Chan, Chan-Ping Su, Shan-Chwen Chang, Ying-Ying Chang, Mei-Ling Chen, Chien-Ching Hung, Wen-Jone Chen, Fang-Yue Lin, Yuan-Teh Lee, and the SARS Research Group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and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Hospital. (2004) SARS in Hospital Emergency Room.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 10. 782-788. DOI: 10.3201/eid1005.030579
  11. Meagan Bolles, Eric Donaldson, and Ralph Barica (2012) SARS-CoV and Emergent Coronaviruses: Viral Determinants of Interspecies Transmission . Current Opinion in Virology . 624-634. DOI: 10.1016/j.coviro.2011.10.012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艾滋病可以通过蚊子传染吗?